三九豬小說網 > 某美漫的術士 > 第13章 現在的偷車賊都這么牛逼了嗎?
    夜晚,此時才剛剛八點鐘,天已經完全黑了,但是紐約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此時,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男人偷偷摸摸地拉著一個男人從一間公寓中漆黑的樓道走下來,向著停車場抹去。

    咳咳,這幾個人正是陳澤一伙人。

    他早就忍不住了了,他能感覺到時間越來越緊迫,所以天才剛黑下來他就忍不住出發了。

    今天打聽了一個下午,他終于收到了一個關于黑幫的準確消息,而且那個黑幫的行徑非常讓人厭惡。

    今天下午陳澤在搭出租車回來的時候,遇到一個特別能侃的黑人老兄,那個老兄一看到陳澤就像是見到一個老朋友一樣,非常的(熱rè)(情qíng),一路上給陳澤講著各種各樣的趣聞。

    其中有一個就是,前兩天他搭過一個乘客,那個乘客上車的時候非常生氣,因為他本來是有車的,但是被偷了,多方打聽終于找到了偷車賊,可是那竟然是一個偷車團伙,車子沒能拿回來,威脅也沒有用,那位乘客還差點被打一頓。

    那群人威脅說,想要回車子可以,但得按照二手車的價格來付。

    這不是欺負人嗎?

    黑人老哥講的聲(情qíng)并茂,好像當時他就在現場一樣,他還把偷車賊的地址都說了出來,原因是他在把那個乘客送回家后,那個乘客回家拿支票去了,然后又讓他送了一次,地點很偏,已經臨近市郊了,是一個地下下水道的入口,但是已經廢棄了,所以那個黑幫就把那里占了下來。

    黑人老哥講的很認真,陳澤也聽的很認真,為了把故事講完,黑人老哥故意開錯路,挑了一條比較遠一點的路送陳澤回家,真是好人啊!

    當時陳澤感動的差點一拳呼在那個黑人兄弟臉上,但是那個兄弟(熱rè)(情qíng)啊!下車直接脫下他的上衣,那爆炸的肌(肉ròu),太壯了!

    然后黑人兄弟給了陳澤一個分別的擁抱,陳澤高興地差點透不過氣來,含著淚送走了黑人兄弟。

    陳澤從此決定,以后無論如何都不會搭出租車了,自己開車多好啊,當時只是因為怕去打聽消息開自己的車被人認出來罷了,不過現在這些都是小事,不麻煩黑人兄弟才是大事啊!

    陳澤記得那位黑人兄弟的數據,太尼瑪嚇人了。

    艾薩克:2/4。

    這特么真的是一個正常人的數據嗎?

    一拳下去估計歐恩都要完蛋啊!

    帶著內心的憋屈,陳澤一路趕到那個艾薩克說的位置,在不遠處停了下來,這里的路燈已經壞掉很多了,陳澤挑了一個比較黑的地方停車,帶著歐恩和著魔村民一起向著那個入口摸去。

    下水道的入口很黑,這里并不是那種水井式的下水道口,也許是因為這里的地勢低,所以紐約在這里建了一個類似防空洞入口的下水道口,水一應該是從里面流出來的,但是這里很干燥,不知道什么時候廢棄了。

    頭頂的燈忽明忽閃,時不時還有火花噴濺,顯得十分詭異。

    陳澤注意到,這里的地面上有很多汽車車胎的胎痕,很明顯這里就是那個黑幫的老巢了。

    但是聽說里面至少十幾人啊,為什么里面那么安靜?而且沒有車聲。

    陳澤很疑惑,但他并沒有退縮,他想應該是晚上人已經走了很多了,而車子他們一般很少在里面啟動。

    不過出于謹慎,他還是帶著歐恩和著魔村民緊貼著墻壁走,這里的墻壁時不時就會出現一個個圓形的孔洞,孔洞不大,但是彎著腰走進去完全沒有問題,雖然位置有點高就是了。

    沒走一會,前方不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陣轟鳴聲。

    應該是有人啟動車子了。

    陳澤讓歐恩和著魔村民進了一個比較矮的孔洞,而自己則是露出半個頭在孔洞口看著。

    他現在還不知道這伙偷車賊的實力,要是有手槍還能面前剛一下下,要是有步槍沖鋒槍之類的東西……就當這次是飯后散步吧。

    很快車聲就已經臨近了,那是一種很奇怪的引擎聲,就像……就像是貨車那樣,也許是因為在這個狹窄的空間聽起來不對勁吧?

    而且這樣狹窄的通道,開貨車也許能過,但是千萬別指望能轉車,這地方估計也就勉強兩輛車并行。

    因為前面是一個蠻大的轉彎口,所以到現在陳澤才看到車燈,車子的速度不快,不過通道也不長,很快就到了彎道口。

    陳澤屏住呼吸,緊緊地盯著哪里,稍有不對他就會往孔洞里面走,這些孔洞雖然不知道是通向哪里,但最后肯定有路通向地面。

    很快,車型就出現在了陳澤的視線中,突然出現的強光照在他的眼睛上,原本通道的燈光是(挺tǐng)昏暗的,所以這突然的強光讓陳澤有了大概一兩秒的失明。

    等到陳澤的眼睛逐漸適應強光的時候,陳澤瞪大了眼睛……

    這TM是偷車賊?

    現在的偷車賊都這么牛批了嗎!

    這是陳澤現在內心里唯一的想法,就連躲進孔洞都忘了……

    陳澤眼前出現的赫然就是一輛裝甲車!

    鬼知道這里為什么會出現裝甲車啊,((操cāo)cāo)!

    裝甲車不快不慢地開了過去,完全沒有注意到陳澤,一直到裝甲車離去,陳澤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實在是陳澤太過驚訝了,一伙普通的偷車賊,他們竟然有裝甲車?

    無論如何陳澤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事實,因為無論是前世還是現在,他都沒有見過裝甲車,在今天之前,他一直認為這些軍隊的東西離他還有很遠,但是剛才那一幕顛覆了他的常識。

    難道裝甲車在美利堅已經成了大路貨了?

    理智告訴陳澤他應該現在就離開,但是那好奇心讓他的心里像貓抓一樣癢。

    那可是裝甲車啊!不知道里面還有沒有……

    越想陳澤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選擇了跟隨本心……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