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某美漫的術士 > 第17章 電話
    “是。”白大褂應了一聲,轉(身shēn)帶著幾個手下走開了。

    “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呢?是……外星人嗎?”鹵蛋想不到地球上還有什么樣的力量可以達到這種效果。

    “弗瑞局長,這個人的資料查到了。”娜塔莎抱著一份資料走到了鹵蛋旁邊,將資料遞給了鹵蛋。

    鹵蛋接過資料,粗略地掃了一眼,眉頭便深深皺起。

    在這之前,他曾經猜過這個人的(身shēn)份,甚至想到了他是不是外星人來到地球的偽裝。

    可是,在看到資料的時候,這個人竟然只是一個普通黑幫成員!雖然他的(身shēn)上帶有通緝令,不過那對神盾局來說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身shēn)份。

    資料非常地詳細,詳細到了這個人一個月之內所去過的公共場所。

    大衛·吉米

    三年前在德克薩斯州因殺人罪被通緝,一年前來到紐約,成為了黑幫里的一個打手。

    通過天眼系統發現,這個人幾乎沒有出過地獄廚房,唯一一次去的就是一家醫院,但是他并沒有受傷,他很謹慎,一共見了好幾個人,有病人,也有醫生,看不出來他的真實目的。

    娜塔莎沒等鹵蛋看完資料,在一旁說道:“跟他一起死亡的另外兩名死者的(身shēn)份也已經確定了,一個是他幫派里的成員,另一個是一名醫生。”

    “那兩個人的死因呢?”鹵蛋問道。

    “是被利器殺死的,兇手的力量很大,但是兇手可能不只有一個人。”娜塔莎回答道。

    “那個醫生的人際關系和近期的去向調查清楚了嗎?”

    “暫時沒有,不過已經有一些成果了,那家醫院有很嚴重的貪污顯現,醫生就是其中之一,不排除殺人滅口的可能(性xìng),他還有一個正在追求的女(性xìng),以及……嗯,(情qíng)敵。”

    說到(情qíng)敵的時候娜塔莎停頓了一下,她也不知道算不算(情qíng)敵。

    原本娜塔莎在完成任務之后就可以回來的,但是在聽說其中一個死者就是她現在所在的這家醫院的醫生之后,她主動留下來調查,這個醫生的(身shēn)份是最快查出來的一個,最先是警方發現的。

    “嗯,都查清楚,在查清楚之前要盯緊他們的動向,但千萬不要打草驚蛇,他們之中很可能會有擁有超自然力量的人。”

    “明白。”

    娜塔莎也明白超自然力量的可怕,自從二戰時期開始,這個世界上的超自然力量就不斷涌現出來,尤其是當時紅骷髏的能量武器,哪怕是現在也造不出來。

    回想起二戰時期的歲月,娜塔莎就不免響起那個穿著藍色星條服的男人,如果不是因為墜機,也許現在他們還會一起并肩作戰吧?

    “對了,你去問一下托尼·史塔克,問一下他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將一個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冰封起來。”鹵蛋像是想到什么的樣子,說道。

    “好的,要不要告訴他這個冰塊的事(情qíng)?”

    鹵蛋剛想說不,又忽然想起他的超級男孩計劃,口風一轉:“告訴他吧。”

    娜塔莎點點頭,轉(身shēn)離開了。

    …………

    小巷子。

    藍色的光芒漸漸散去,白紙早已不見了蹤影,半人高的冰川裂片現出(身shēn)形,冰刀上閃爍著攝人的光芒。

    陳澤拍了拍手,輕蔑地說:“好了,游戲結束。”

    陳澤覺得他現在一定很帥,那種扮豬吃老虎的感覺,在一瞬間爆發,還真是TMD爽啊!

    “怪……怪物。”那幾個被引進巷子的酒鬼目瞪口呆,嚇得忘記了逃跑。

    “baby……baby……oh,oh……baby……baby……oh……”

    就在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鈴聲響了起來,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詭異。

    “咳咳,不好意思,我借個電話。”陳澤尷尬地掏出手機,走到一旁接了電話。

    真是的,誰啊!在這種時候打電話過來,還讓不讓人裝((逼bī)bī)了!很尷尬的好吧?

    “喂……你是?”陳澤剛才沒注意來電人,順手就點連接通。

    “亞歷克斯?我是梅琳啊,你不是記有我的電話號碼了嗎?難道……你根本沒有記!”說道后面那句話的時候,梅琳的語氣已經變得很不善了。

    “沒有沒有,怎么可能不記,我剛才只是沒有看來電人。”陳澤連忙解釋,順便擦了一下額頭上不存在的冷汗。

    “沒看?你在看嘛?很忙嗎?”梅琳疑惑地問道。

    “啊……我在……我在打游戲,是(挺tǐng)忙的……”陳澤急中生智,想起他前(身shēn)曾經跟梅琳說過游戲(挺tǐng)好玩的。

    “這樣啊,打游戲放松一下也(挺tǐng)好的,哦,對了,其實我是想跟你說,明天你就要來上班了,今天警察過來詢問,說今天早上的時候喬治死了,你還來不來醫院?”梅琳似乎意有所指。

    “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陳澤心念一動,問道。

    “不知道,聽說是被人殺的。”

    “這樣啊,我明天就回去上班吧,老是請假被開除了就大事不妙了。”陳澤故作輕松地說道。

    雖然警察的到來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等到警察真的到了的時候,他發現他還是很慌。

    梅琳似乎是松了一口氣,“好,明天你過來,我給你銷假。”

    陳澤掛斷了電話,轉(身shēn)回到歐恩旁邊,說道:“好了,讓我們繼續。”

    眾人:“……”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