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某美漫的術士 > 第32章 我只是來了解一點東西
    吉姆帶著兩個心腹和船員一起下到了那群偷渡者所在的船艙,看到死在門口的史蒂文,吉姆暗道一聲:果然如此。

    可是吉姆想不通這群老鼠一樣的家伙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吉姆走近倒在地上的史蒂文,這才注意到門竟然不是正常打開的,而是被切開的!

    吉姆走上前,摸了一下門的切口,切口非常光滑,吉姆能想到切出這種切口的東西只有一個——高壓水刀!

    周圍確實有一些水,這也讓吉姆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到底回事誰用這種方法來劫走他的這些偷渡者嗎?難道僅僅是為了讓他損失一點名聲?

    吉姆覺得不太可能,名聲那種東西他從來不在乎。

    誰會為了這種出力不討好,吃飽了沒事干的事(情qíng)費這么大力呢?

    他的仇家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情qíng)的。

    吉姆的腦海中第一個冒出來的就是FBI,不過很快就被他否定了,否則現在他就在FBI的審訊室里面了。

    …………

    陳澤和歐恩剛剛走到船員室那邊,忽然整艘船的燈光都亮起來了,整艘船忽然就變得喧鬧無比,陳澤聽到了好幾個人的腳步聲在向這邊走。

    陳澤趕緊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等到那些人走了才敢冒頭。

    “看來他們發現尸體了。”陳澤說道。

    歐恩點點頭,也跟陳澤一起在觀察四周,他現在也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強大的武器叫做槍,普通人如果有槍的話戰斗力恐怕比那些見習法師還要高了。

    “我們上去。”陳澤以前沒上過貨輪,不過他也知道,一般駕駛室控制室之類的東西都會在比較高的地方,這樣才能保證視野,陳澤相信只要躲在那里,船長一定會去的。

    這次絕對會遇上惡戰了。

    陳澤敢跟歐恩兩個人就上船也是有他的底牌的,那就是——暗色炸彈。

    暗色炸彈(消耗2點法力值):造成3點傷害。

    這幾乎是秒人的東西啊,而且很大幾率這是個群體傷害的東西,到時候實在是人太多直接一顆炸彈丟過去教他們做人。

    只是陳澤這次主要是以抓人為主,要先問到想要的消息,所以暗色炸彈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情qíng)況下才能用。

    而且陳澤也不知道暗色炸彈在現實中的威力到底怎么樣,一般的手雷沒有碎片的話殺傷半徑其實不是很大,離得稍微遠一點的話就炸不死了,所以陳澤覺的暗色炸彈應該是類似一顆手雷的強度,也可能比手雷弱些。

    連續躲過幾波人馬之后,陳澤終于找到了一間類似駕駛室的地方,里面甚者有兩塊屏幕,在放著船上的一些監控,看窗口的數量大概有十來個監控的樣子。

    陳澤心下一驚,他竟然沒想到船上竟然還有監控,真是一個巨大的失誤,陳澤現在有點慶幸,還好他選擇了回來調查,要是這些東西被警方得到,很大的幾率可以通過這個監控找到他本人。

    研究了一下,找到監控錄像存放的文件夾,將文件徹底刪除了,不過還是很不放心,又把旁邊原來存放錄像的硬盤給拔了下來。

    陳澤知道恢復被刪除的數據對程序員來講并不是一件難事,還好這塊硬盤好像是專門用來存放監控錄像的,不然陳澤真的要拆開主機再把硬盤拿出來呢。

    …………

    吉姆看完了哈迪和史蒂文的死亡現場后,就命令手下把他們的實體封存起來,打算去了公海之后直接綁上石頭扔到海里。

    這兩個家伙的死了要是被官方知道可是會給他帶來很大的麻煩的。

    來襲擊的人只是救走了那些偷渡者,這讓吉姆聯想到某些特殊(身shēn)份的人不方便有自己回國而選擇了偷渡回來,這不就是利用他嗎?

    吉姆的腦海里頓時涌現出了無數個念頭。

    “去看監控。”吉姆的船上原本是沒有監控的,不過最近船上總有一些東西失竊,這才裝上去的,沒想到現在竟然剛好用上。

    吉姆讓羅恩帶著人搜船,看看船上有沒有丟其他的東西或者有沒有其他異常之類的,現在他的(身shēn)邊只跟著費奇。

    羅恩是船上的副船長,而費奇則是相當于吉姆的頭號打手,據他自己說在北非當過雇傭兵,黑人血統,格斗能力和槍法都不錯,至少比他手下的那群人好很多。

    吉姆走到總控室門口,忽然覺得總控室似乎有點不尋常,但又沒發現有什么不對,只覺得自己是想太多,都有點草木皆兵的感覺了。

    剛踏入總控室,沒等吉姆反應過來,一把尖刀就朝著他刺了過來,吉姆的瞳孔驟然收縮。

    “啪。”(身shēn)后的費奇眼疾手快,在陳澤出刀的時候就猛的推開吉姆,吉姆堪堪躲過刀鋒,只是手臂被劃了一刀。

    “你們是誰!”吉姆又驚又怒,在他的船上竟然有人殺他,要不是費奇很可能他就交代在這里了。

    陳澤暗道一聲可惜,雖然他本來也沒有大算就這樣殺掉這個船長,可是在他的預想里,只是也要捅傷吧。

    連忙退到歐恩(身shēn)邊,這個黑大個明顯是練過的,陳澤可沒信心打過他們。

    “我們只是過來了解一點東西,不要激動,剛才只是打個招呼。”陳澤笑道。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