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某美漫的術士 > 第37章 搬家
    “嘶~”

    第二天中午,陳澤從疼痛中醒來……

    痛的他直接翻了個(身shēn)。

    沒錯,就是翻了個(身shēn)!

    昨晚睡覺的時候,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翻了個(身shēn),所以一直都是躺著睡的,壓著他那受傷的(屁pì)股,竟然沒有被痛醒?

    一直到現在才醒,什么(情qíng)況?

    不會傷口開裂了吧?

    嚇得陳澤趕緊轉過頭來看來看了一下(屁pì)股,沒有血,還好。

    不過,不應該啊,他這這么重的傷,就算沒有開裂,滲血也是肯定有一些的吧?

    可是就是沒有血。

    而且,陳澤感覺好像也沒有昨天晚上那么疼了,如果說昨晚的疼痛是十分的話,現在最多就7分。

    想了半天也想不通,總不可能是急救包的效果吧?急救包能止血都謝天謝地了。

    陳澤覺得應該是系統的緣故,現在他的屬(性xìng)好歹也是2/4了,除了這個解釋陳澤也想不到別的了。

    昨晚他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他記得他好像跟蒂娜在看英語教學視頻來著……

    對了,蒂娜。

    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就歐恩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咔嚓。”

    這時,門忽然被打開了,陳澤的視角是看不到門的,所以只能問道:“誰?”

    “我。”

    那是蒂娜的聲音,陳澤松了一口氣,他還真的是怕突然有一天被請去喝茶。

    蒂娜是一個人回來的,手上還帶了給陳澤買的…飯。

    應該說是飯團吧,外面還有一層海苔和(肉ròu)松。

    “蒂娜,你知道歐恩去哪里了嗎?”

    “他去移民局那里了,說要辦理國籍,順便也能幫我辦一張呢。”蒂娜開心地說道。

    移民局?

    國籍?

    你當移民局是你家開的?

    額,歐恩的話,工作人員應該會很“配合”的。

    陳澤有點頭疼,為什么歐恩上網的時候不去看一下法律法規呢?

    其實歐恩還真的看了,看完之后他就去了移民局……

    沒多久歐恩就回來了,陳澤也沒有多說什么,剛才他已經打電話確認過了,倉庫那邊已經收拾干凈了,鑰匙在中介那里,直接去拿就行了。

    帶著蒂娜和歐恩一起來到了中介公司,找到了杰森。

    “亞歷克斯先生,你走路怎么?”杰森奇怪地問道,昨天不是還好好地嗎。

    “摔的,我是來拿鑰匙的。”陳澤嘴角抽抽,說道。

    難道我要告訴你我捅了自己一刀嗎?

    “哦,鑰匙在這里,各個門的鑰匙都貼有標簽了,大門需要重新設密碼,現在是初始密碼000000。”

    “好的,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接下來就是要搬家了,其實他要拿的也不多,大部分家具都是房子自帶的,只有一些衣物和電腦之類的小物件,當然,還有歐恩“借”的十幾本書。

    雜七雜八的東西差不多把陳澤的后備箱塞滿了,主要還是冰川裂片的箱子占了一半的位置,還好陳澤的車子后備箱夠大。

    按著導航給的路線,陳澤開車來到了這個倉庫,倉庫的外面跟普通的鋼制廠房差不多,只是前面帶了一片空地,前面還有一段圍墻和自動門。

    自動門就是那種普通的一翻就過去的那種門,折疊的,沒人的時候可以通過自己輸入秘密打開,但是如果不開車的話直接翻過去也不費勁……

    進到里面,倉庫也有一扇門,大概三米高,是用鑰匙開的卷簾門,整個倉庫的外墻是混凝土的,比一般的鐵皮廠房結實不少,里面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區域留來主人或者辦公,剩下的地方,現在還留有十來個貨架,其他都是空的。

    “這地方不錯。”盡管陳澤已經看過資料,不過親眼看到和看資料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空地這么大,到時候召喚一下大只的隨從也不怕了。

    這是陳澤想的。

    這里恐怕夠畫一個大型傳送陣了吧?

    這是歐恩想的。

    好大的地方!

    這是蒂娜想的……

    ……

    這是著魔……

    咳咳,他什么也沒想。

    把車子開進廠房,再分了房間,這里一共五個可以住人的房間,歐恩跟蒂娜各一個,著魔村民被陳澤丟到門口的保安亭看門了,他這個樣子估計也能嚇到不少人。

    “唧唧…唧唧。”一陣略顯尖銳的叫聲從外面傳來。

    不用看陳澤也知道是誰,而且還知道他來干嘛。

    “吃飽了…吃飽了,主人……分享。”從夜行蝙蝠反饋的信息來看,它似乎是抓到了什么好吃的東西,來給陳澤分享了。

    雖然陳澤一直說拒絕,可是夜行蝙蝠固執地認為這樣可以討好他……

    很快,門口就飛進來一直巨大的蝙蝠,它的爪子上抓著……老鼠?

    夜行蝙蝠飛到陳澤旁邊,親昵地用頭蹭了一下陳澤,然后把老鼠遞到了陳澤(身shēn)前……

    陳澤嫌棄地拿起老鼠,扔到了跟著夜行蝙蝠進來的兩只蝙蝠小弟。

    冰川裂片不知道什么時候從箱子里出來了,跑到陳澤(身shēn)邊,得意地看著夜行蝙蝠。

    似乎在說:看,主人不喜歡你。

    夜行蝙蝠非常地難過,發出悲鳴的唧唧聲。

    陳澤只好安慰地摸了摸夜行蝙蝠的頭,表示自己并沒有生氣。

    夜行蝙蝠一下子就變得高興起來,蹭了蹭陳澤,高興地在廠房到處飛。

    陳澤看了下頂部,頂部是鋼架結構的,正好留給夜行蝙蝠棲息。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