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某美漫的術士 > 第45章 鐵拳
    在聽完陳澤的話之后,眾人的表(情qíng)已經變得十分凝重,尤其是歐恩,他明白一個世界的命運之子到底有多恐怖。

    蒂娜疑惑地問道:“什么是命運之子?”

    沒等陳澤解釋,歐恩就解釋:“命運之子也叫時代之子,往往一個時代都為他而存在,他將在這個時代擁有無敵的氣運。”

    陳澤點點頭,說道:“對,就是這樣,不過這個世界的命運之子不止他一人,所以還沒有到不可戰勝的地步,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一群命運之子將會相聚,到時候我們必須要將他們分開。”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陳澤已經開始帶入自己反派的角色了,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種潛移默化的改變,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刻意地改過來,這一切都是他自己所做的選擇決定的,他決定的事(情qíng),沒有人可以更改!

    羅賓想了一下,說道:“要不我去殺了他怎么樣?”

    陳澤苦笑道:“我也想啊,但是想要殺了他,除非我們的實力真的達到了一個無敵的地步,不然不太現實,這個星球上有一群監視者在保護。”

    古一那深不可測的實力太恐怖了,陳澤覺得就算是羅賓出馬也不能在古一手下撐過幾個回合。

    “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因為按照我們的實力提升速度來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碾壓他們了。”

    穿越才沒多久就已經擁有了這么強的力量,雖然本(身shēn)的實力比較弱,但是有強大的隨從也能跟復仇者抗衡了。

    看完新聞后,羅賓又一次開始了鍛煉,不過這一次是以熟悉力量為主,她必須要盡快熟練掌控這股突然得到的力量。

    而蒂娜則是跟著歐恩去學習魔法了,據歐恩所說,雖然現在開始學習已經算晚了,但是蒂娜的魔法天賦不錯,特別是對于水元素的親和力很強。

    陳澤半癱在沙發上玩著手機。

    你說鍛煉?

    不可能!

    他就算餓死,死外邊,從樓上跳下去也絕對不會鍛煉的,這輩子都不可能鍛煉的。

    他給自己的定位是躲在隨從后面的術士,只需要負責召喚和指揮就行了,沖鋒什么的交給隨從就好了。

    “喂?是梅琳嗎?沒事,我就是無聊,想找你聊聊天。”

    梅琳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你的房子搬好了嗎?”

    “嗯,已經好了,東西也不多。”

    “之前一直沒問你,好端端地怎么想到搬家了呢?”

    “沒什么,就是不喜歡住在那邊了,治安也差。”

    陳澤總不能說他家人太多住不下了吧?

    “這樣就好,早就讓你搬走了,那邊那么亂。”梅琳有些責怪地說道。

    “之前不是舍不得房租嗎?現在租期也快到了,正好換地方。”

    “讓你搬過來我這邊你又不肯……對了,明天早上十點鐘到哥倫比亞大學的門口等我。”

    “好……”

    陳澤有點哭笑不得,在他的記憶中,梅琳在知道亞歷克斯住在地獄廚房后曾邀請過亞歷克斯到她家,她可以租一個房間給亞歷克斯,可是亞歷克斯拒絕了。

    “哦,對了,梅琳,你還記得你跟我提到過的那個在醫院住院的盲人馬特嗎?”陳澤試探(性xìng)地問道。

    “記得啊,怎么了?”

    “我昨天好像在外面見到他了,他不是在住院嗎?”

    “等等,我查一下……哦,找到了,他昨天辦了出院手續,他的傷好的可真快。”

    出院了嗎?

    那么昨晚那個肯定是真的夜魔俠了,完全看不出來他是一個瞎子啊。

    “出院了啊,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那就這樣吧,明天我會準時到的。”

    “嗯,拜拜。”

    “拜拜。”

    陳澤掛掉了電話,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感覺明天要發生點什么。

    陳澤把歐恩叫了過來,說道:“歐恩,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去調查一下蘭德集團,注意不要暴露,在暗中調查就行了。”

    “好的。”

    “那個,主上,我能跟著去嗎?”蒂娜在旁邊一臉期待地說道。

    她發現她有點喜歡上這種出任務的感覺了。

    陳澤直接給她潑了一盆冷水:“不能,你太弱了,這次的任務有一定的風險,要是你去了還要拖歐恩的后腿。”

    “哦——”蒂娜不高興地拖了一個長音。

    陳澤懶得理她,而是跟歐恩說道:“如果發現一點不同尋常的東西一定要先給我報告,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上,雖然我相信你的實力,但是對方不只是一個人。”

    “明白了。”歐恩點點頭。

    ………………

    紐約蘭德集團

    一架直升機掀動著氣流,緩緩降落在蘭德集團頂部的直升機停機坪上。

    直升機剛剛停穩,上面就走下來一個有這一頭棕色卷發的青年和一位黑色頭發的女人。

    “又回到這座城市,它讓我有一種家的感覺。”棕發青年感慨著說道,上一次來到紐約,還是為了從殺父仇人手中奪回蘭德集團。

    他們就是鐵拳丹尼·蘭德和以后的迷霧騎士米絲蒂·奈特。

    奈特握緊了蘭德的手,她很清楚,這座城市到底給蘭德帶來了多大的傷害。

    “親(愛ài)的,還有我,無論發生什么,我都會選擇待在你(身shēn)邊的。”米斯蒂溫柔地說道。

    “好。”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丹尼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