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 2223:最大利益者
    “你們膽子挺大的,就不怕我給你們下套?”

    “暫時來說,理事會里面的所有生意,都是挺干凈的。所以這點我們不是很擔心。”

    “是真的干凈呢,還是已經清除了所有痕跡?”

    溫先生輕咳了幾聲:“做事干凈利落沒有尾巴要跟,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假如易督帥有事要與理事會交涉的,那您盡量放心好了,我們會為你提供最頂級,最專業的服務。”

    易云睿笑了:“推銷業務推銷到我這里來了,溫先生,你很風趣。”

    “哪里哪里,是溫某話多了。還請易督帥指點一二,溫某愚鈍。不清楚易督帥什么時候有空呢?”

    “我會再聯系你。”話完,易云睿掛斷了線。

    狐貍,一只只都是狐貍。把話說得滴水不漏的,也抓不到任何的痕跡把柄。幾天時間,理事會的人沒有將解藥送到計氏當家手上,他們在算計著什么?

    或者說,他的消息慢了,真正的情況就是計氏的人已經拿到解藥了,對外卻一點風聲不漏的?

    有些事情,得他親自跑一趟!

    看著已經昏迷了好幾天的計權,曾倩心里糾結了一遍又一遍,她想再給自己幾刀,用血將計權淋醒。但這樣一來,好像做的事瘋狂了些。

    溫先生不是說過盡快的嗎?怎么等了這么久都沒消息?

    溫先生是在騙她嗎?還是理事會的人在計劃著什么?

    曾倩手撫著頭:“頭痛哪,頭痛!”

    依她的能耐,她想不通,一直以來都是計權給她撐起的一片天。如果她能再聰明些那該多好。

    病房的門被敲了幾聲,計利走了進來:“大嫂,理事會那邊有消息了。”

    曾倩眼睛一亮,一片歡喜:“真的?那他們答應給解藥了?!”

    “瑞軒哥哥,”榮小妹略有些忐忑地看著他,問:“爺爺剛跟你說了些什么?”

    “沒什么,”她這一身紅色油漆,實在是辣眼睛,江瑞軒不動聲色地低頭,拿起桌上的手機遞還給她:“只是讓我好好照顧你,他很疼你。”

    “嗯,”榮小妹放下心來,高興地點頭:“爺爺對我很好!”

    爺爺一直想撮合她跟榮喆那根木頭,她還以為爺爺是要用錢逼迫江瑞軒離開她呢,幸好沒有!

    江瑞軒勾勾嘴角,略過這個話題:“我們來談正事,我需要你配合,錄個視頻。”

    “什么視頻?”疑惑地看看自己,榮小妹不由自主地拔高聲音:“你要讓我用現在這個鬼樣子錄視頻?”

    江瑞軒不答反問:“網上那些惡意評論,你都知道吧?”

    “知道,”榮小妹撇撇嘴,很是不屑的樣子:“網上的信息更迭很快,這件事情的熱度很快就會消退,等那群沒車沒房沒未來的鍵盤俠們找到下一個攻擊目標,就不會再纏著我不放了。”

    想得是挺美!殊不知現在的網民個個都精得很,不給出個交代,這件事永遠都不會過去!江瑞軒心里冷笑著,面上卻依然溫和:“可是這件事情會成為你的污點,讓你背負不必要的罵名。”

    “那有什么,”榮小妹大手一揮:“給些錢讓媒體們把這些新聞全部撤銷就行!”

    那不是明晃晃地告訴其他人,此地無銀三百兩?江瑞軒抽抽嘴角,繼續柔聲勸慰她:“可我不想看他們這樣不分黑白地痛罵你,你現在的樣子很好看,不用有心理負擔……小妹,我想為你洗刷委屈。”

    這最后一句話,像羽毛一樣落在榮小妹心頭,令她感動得無以復加,于是終于松了口:“那,好吧,我該做些什么?”

    江瑞軒早有準備,立刻將她要說的臺詞以及用什么樣的神情、什么樣的語氣一一告知,榮小妹嫌麻煩,有些不愿意,但被江瑞軒哄了幾句,還是照做了。

    錄完視頻,恰好醫院那邊來了電話,李秋水的父母已經趕來,聽聞女兒過世前被突然辭退的事情,正吵著鬧著要見他。

    江瑞軒便又要趕去醫院,榮小妹本想跟著,但一身油漆實在難受,在江瑞軒的勸說下還是決

    定先回去清洗,換身衣裳再來江瑞軒。

    “瑞軒哥哥,你自己注意一點兒,他們若是有什么過分的舉動,直接讓保鏢把他們丟出去就行!”榮小妹生怕江瑞軒去見李秋水的父母與遭到他們的打罵。

    “放心,我可以處理。”江瑞軒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榮小妹這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醫院的長廊,一對看著就是農村人的中年夫妻帶著一個二十多歲打扮時髦的青年跟護士交涉。

    女的正扯著大嗓門對著護士發火,“我的女兒前兩天剛給我打過電話,說她好好的,現在躺在那里一動不動,是不是你們醫院嫌我們沒給醫藥費,沒有盡心救治?”

    “你們害死了我姐姐,還想讓我們支付手術費用,做夢去吧!我們還沒讓你們賠錢呢!我要去找律師告你們,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這里是一所有醫德的醫院,看看以后還有誰敢來你們這里看病!”青年一看就是個混混,說話也不好好說,一條腿一抖一抖的。

    男的老實巴交低著頭不說話,“護士,我女兒的遺體呢?我們想看一眼。”

    護士一臉冷漠,忍著怒火跟他們解釋,但他們壓根就不聽,只一口咬死是他們醫院沒有盡力……好在她轉眼間,看到氣度不凡的江瑞軒出了電梯,緩步行來,立刻歡喜地對他們說道:“看,那個男人就是李小姐公司的領導,你們不是要見他嗎?他來了!”

    女人跟那個青年立刻像餓狼看見了食物般看向江瑞軒。

    江瑞軒冰冷的視線落在兩人身上,兩人就像定住了一般生生停下了腳步,片刻后女人推了推兒子,兒子壯著膽子說道:“我姐姐死的不明不白,這事兒可不能這么簡單的了結,沒個一千萬這事兒別想了。”

    聽到青年的話,男人上前拽了拽他,“兒子,跟人家領導好好說話,你姐姐人都走了,要再多的錢也沒用,主要是給你姐姐要個交代。”

    “爸,你是糊涂了吧?我姐姐分明就是被榮氏大小姐害死的,你也說了人都死了,他們不拿錢解決,我們就告那個大小姐,讓她去坐牢。”混混青年說道。

    女人也附和,“對啊對呀,這事兒必須拿錢解決,我們老兩口還有她弟弟都要靠我們女兒養活,如今我女兒死了,誰來養活我們?賠錢。”

    江瑞軒看著眼前這對母子,眼底一片冰冷,“我瞧你們跟李秋水沒有血緣關系吧,不然怎么不關心死者,口口聲聲要錢?”

    女人跟混混青年臉上的表情一僵,女人說道:“沒有血緣關系怎么了?我可是她繼母,她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她不該給我養老?”

    江瑞軒直接無視了女人,走到男人身邊,把視頻給他看了一下,男人低下了頭。

    “一百萬,打到你的賬戶上,就當我們對李秋水的補償,畢竟她也是我們榮氏的人,她遭遇這樣的不幸我們也很遺憾。”江瑞軒說道。

    女人跟混混青年還想鬧,被男人攔住了,“按照你說的辦吧。”

    隨后,江瑞軒將視頻交給助理發布到了網上,澄清了榮小妹才是受害者,而且榮氏還大度地給了李秋水家屬賠償,算是仁至義盡了!還雇傭了一批人在網上贊美榮小妹。

    可謂大獲全勝!

    事情完美解決,最高興的莫過于榮小妹了,這下爺爺總算沒話說了,真的太高興了!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瑞軒哥哥換個住的地方,他租住的那個房子實在是太差了,她去了一次就不想再去第二次,真不知道瑞軒哥哥每天住在哪里是怎么忍受的?想到就做,榮小妹開始瀏覽租房的信息。

    首先要選跟她順路的房子,其次環境要好,購物健身方便,周圍要安靜不能太吵,免得影響瑞軒哥哥休息。

    榮小妹一邊看著租房信息,一邊嘀嘀咕咕地說著條件,小助理拿著總決賽的成績進來。

    “大小姐,總決賽初賽已經結束,這是九十九位入選人員的名單,還有五位候選人名單。其中有六十八是通過別的影視公司輸送進來的,夏總旗下的影視公司也輸送了三個人進來,分別排名第一、第五、第九,不出意外,她

    們三人將有資格角逐最后的總決賽。”

    榮小妹一聽好心情瞬間見了鬼,“怎么回事?不是說了讓你篩選掉嗎?就是全部的藝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捧夏凝公司的藝人,除非我瘋了。”

    小助理說道:“大小姐,已經按照你的要求特意篩選過,只是那三個人排名靠前自帶流量,根本就壓不住。”

    榮小妹心情更不好了,“要你到底有何用?一天天就拿錢的時候積極,讓你半點兒事情沒一件讓人順心的。”

    小助理瑟瑟發抖的不說話,榮小妹看著就煩,正要讓小助理滾出去,江瑞軒走了進來,見榮小妹心情不好便哄勸她,“這是誰又惹了我們的小公主?”凌厲的眼神掃了小助理一眼,“什么事兒?”

    小助理立即把榮小妹發火的原因說了一遍。

    江瑞軒皺起眉頭,“這么件小事搞不定嗎?小妹別生氣了,她們三人進入初賽是因為這次曲目自選,她們肯定會拿出最好的參賽曲目,或許也有一點點兒保留,但至少有七八成的實力!第二輪就不一樣了,表演什么由我們部門策劃,馬上通知張策劃開會,把參賽曲目改為抽簽式,你去調查一下她們三人不擅長什么。”

    小助理立即轉身離開了。

    榮小妹也想明白了,“瑞軒哥哥,你是不是想讓她們抽到不擅長的曲目,然后就能把他們趕下去了?”

    江瑞軒笑笑,做了個噓的手勢,“這種事情心里知道就行了別說出來,小妹好聰明。”

    “是瑞軒哥哥聰明。”榮小妹高興地抱住了他的胳膊,“瑞軒哥哥,我想幫你換個房子,你住的那個地方太亂了,我剛剛在網上看了許久,也沒有找到合適的,要不你搬去我在那棟公寓住吧,反正也閑置著。”

    她已經跟江瑞軒說過多次,但是江瑞軒每次都拒絕的十分徹底,他總說要憑借他的努力生活。

    可她就想讓他生活的好一點兒!

    “房子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本來打算給你個驚喜,誰知道你這么愛操心,只能提前告訴你。”江瑞軒捏了捏榮小妹的臉頰,“小妹,你對我這么好我會習慣了,如果將來你不想對我這么好了,我該怎么辦?”

    “不會的,我會一直對你很好很好,瑞軒哥哥,我一定要嫁給你。”榮小妹眼神堅定!她一定要嫁給江瑞軒誰阻止都沒有用!

    江瑞軒望著她眼里滿是柔情,“有你這個承諾我就滿足了。”

    “瑞軒哥哥,你放心,誰也阻止不了我們,我一定會說服爺爺的!你幫我處理了李秋水的事情,我已經告訴爺爺了,有時間我帶你回去見見爺爺,上次你們見面爺爺對你很不好,我讓他跟你道歉。”榮小妹想到第一次見面時,爺爺對江瑞軒很不客氣,還讓保鏢把江瑞軒扔出去的事情就很生氣,還有上次打電話,語氣也很不客氣。

    她的瑞軒哥哥不能受委屈。

    江瑞軒聽后攬住她的腰,溫潤的唇在她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小妹,遇到你我何其幸運!不過你有這個心思我就滿足了,爺爺畢竟是長輩,如今年紀大了身體容易出問題,你千萬別惹爺爺生氣上火,爺爺身體健康就是我們做晚輩最大的福氣。”

    榮小妹感動不已,攬著江瑞軒的脖子撒嬌。

    “瑞軒哥哥你太好了,爺爺要是聽到你這番話也會感動的落淚,哼,他就是不知好歹,年紀大了眼神也不好了,放著這么優秀的準孫女婿看不見,非要我嫁給榮喆那根大木頭,簡直可笑,我就是一輩子嫁不出去,也不能跟個木頭湊合。”

    江瑞軒揉了揉她的頭,“榮總年輕有為,事業有成,跟你又是知根知底的,爺爺替你選擇他是為了穩妥也是為了保障你未來的幸福,他是為了你好,你要明白爺爺的良苦用心。”

    榮小妹點點頭,“我知道了,瑞軒哥哥最善解人意了,爺爺一定會喜歡你,瑞軒哥哥,要不今晚你跟我回老宅吧,我們搞個突然襲擊,給爺爺一個驚喜,我就不信他還能不管你吃飯。”

    按照她的意思,江瑞軒應該直接搬到老宅跟她一起住,生米煮成熟飯難道爺爺還能硬給她們拆散了不成?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