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不合理真相 > 第165章 疑點
    技術大隊辦公室,小高把秦卿卿的手機還給了松哥,同時說道:“調查過了,秦卿卿的手機沒有問題,并沒有中木馬程序,也沒有用于監聽的硬件……

    畢竟現在都是一體機,想要硬件監聽并不容易,至于木馬嘛,不論是基于安卓定制的各大國產機品牌也好,還是IOS,一般人想入侵也沒那么容易,秦皓宇就是有心,估計也做不到。

    你們的猜測,可以被證否了。”

    “不是竊聽么。”松哥接回手機,交給老海,讓他帶去還給秦卿卿,跟著便說:“那就奇怪了,秦皓宇是怎么會有朱偉兵的聯系方式的?

    還有,聽秦卿卿的意思,朱偉兵在給了錢之后,對她的印象應該極其惡劣才對,哪怕是處于心虛,以及許云主動提出登門道歉,也不可能再選擇跟秦卿卿見面吧?

    而且許云也不該再提出登門道歉才對,畢竟當年那事兒的另一位當事人,就沒見他們去找,何況當年也已經賠禮道歉過了,沒理由再去一次。

    就算去,也應該是到秦卿卿家,又怎么會跑到秦皓宇家?”

    “或許……”祁淵想到一種可能,接話道:“咱們想岔了,除了秦卿卿這層關系之外,秦皓宇和朱偉兵一家,還有別的聯系?

    而秦皓宇殺害朱偉兵家三口,也未必全是為秦卿卿討個公道,只是作案時發現他就是秦卿卿口中‘玷污’了她的那個人,所以后來向父母求助的時候才以此為借口?”

    松哥抬頭看向他。

    他被看了有些心虛,咽了口唾沫,問:“怎……怎么了?我說錯了嗎?”

    “不,確實存在這種可能。”松哥輕輕搖頭,跟著十指交叉在一塊兒,放在肚子上,一邊思索,一邊說:“除了這個問題之外,李瑞是怎么和這樁案子牽扯上關系的,又為什么會和他們一塊兒到山城……

    問題不少啊,本以為問詢過秦卿卿之后,咱們對本案會有個大致的認識,能解開大部分謎題,但沒想到,貌似更加復雜了,除了動機基本可以確定外,原有的疑點沒解開,反而還多了幾個問題。”

    “是啊,這樁案子,確實……”祁淵撓撓頭,不確定的問:“要不,咱們也別管那么多了,直接審訊秦皓宇事實?我總覺得這個男人雖然有點心眼跟心機,但……應該不至于太難對付才是。”

    “給我半個鐘,”松哥說道:“我整理整理現有線索,你也準備一下,然后就提審秦皓宇吧。至于李瑞……放放,在放放,我有預感,這才是最難啃的骨頭。”

    祁淵點點頭,不說話了。

    “去吃點東西吧。”松哥又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說道:“高鐵上的東西味道不咋地,下了車后你和老方也都沒吃飯,趕緊先去吃點填填肚子吧,等會審訊秦皓宇的時候,我叫你。”

    “好。”祁淵點點頭,他確實也餓了。

    “慢慢吃,別著急,”松哥又說:“要到時候你還沒吃完,我等你。”

    ……

    半小時后,祁淵便回來了。

    見狀,松哥輕輕一笑,對他輕輕點了點頭,說:“走吧。”

    踏入審訊室,秦皓宇已經在這兒等了有一會兒。

    他就坐在椅子上,低頭扣著指甲。由于手腕被銬著,他的動作看上去有點兒別扭。

    “秦皓宇?”

    “嗯,我是。”他放下手,定定的看著松哥。

    一會兒后,他又別開目光,說:“行了,別問了,我招。人,我殺的;尸體,我砍碎的;跑路,我提議的。

    這案子更其他人都沒關系,既然我被你逮到了,那我自認倒霉,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就算要挨槍子我也無fuck說。”

    “還挺硬氣。”松哥輕笑道:“你說你殺人,動機呢?為什么……”

    “為什么?他們欺負我妹,夠不夠?”秦皓宇冷哼一聲:“四年前莫名其妙就把我妹打了也就算了,我看他們還算有誠意,心誠,卿卿也原諒他們了,就不想再追究什么。

    沒想到,朱偉兵那家伙膽子竟然這么肥,還敢對我妹糾纏不休……”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他欺負你妹的?”松哥打斷他,開門見山的問。

    秦皓宇皺眉:“卿卿說的。有一回她跟朱偉兵打電話吵架,讓我聽見了,就問她怎么回事兒,她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我再三逼問她才說的。”

    頓了頓,他又很緊張的說道:“這事兒跟卿卿沒有關系,她完全不知情,你們別……”

    松哥擺擺手,再次打斷他,說:“我們剛剛已經問詢過秦卿卿了。嗯,你放心,咱們講究以證據說話,不會污蔑她,目前也暫時不認為她具備有作案嫌疑。

    但是,有個問題,秦卿卿刻意與我們強調過,她并沒有說過‘玷污’她的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是朱偉兵的。”

    秦皓宇眉頭擰的更緊了。

    遲疑了一陣后,他才接著說:“不,她說了,不然就像你說的,我怎么可能知道欺負她的是朱偉兵?或許她當時是順嘴說漏了,自己都沒注意,所以沒印象吧。”

    “噢?”松哥頗有深意的盯了他一會兒。

    他似乎有些心虛,坐立不安,開始不自覺的扭了扭身子。

    見狀,松哥卻又主動岔開了話題,問:“那么,你是怎么把人約出來的?而且不僅僅約了朱偉兵,還將他們一家三口人都請來了。

    還有,傷害你妹的是朱偉兵,硬要說的話,許云也算,可這事兒,他們賠禮道歉過了,許云還坐了四年牢,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了代價,你為什么要連她一塊殺了?

    就算你心里依舊有氣,朱玉雯呢?人家一個剛上大學的姑娘,招你惹你了嗎?連她都不放過?”

    秦皓宇咬了咬牙,別過頭去:“我他媽那會兒哪里有的選?我還能殺一個放兩個不成?我想弄死他們,可我不想償命,只能都殺了,然后趁你們沒發現的時候跑。

    要把人放了,一報警,你們通緝我,我哪里還跑得掉?等被你們抓了,吃顆槍子,到黃泉路上再跟朱偉兵打一架嗎?”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