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絕色醫妃,王爺請溫柔 > 第7章鬧劇收場
    這竟然都不把這秘密告訴她!

    孟雪璇卻輕笑,見她上來,不著邊際地在地上扔了塊香蕉皮。

    “夫人……”

    緊接著,旁邊的丫鬟驚呼聲中,符氏栽倒在地。

    “啊!她們都給我抓起來!”符蓉氣急。

    “夫人,請你饒過小姐吧,奴婢愿意代小姐受罰!”秋宛直接就跪到了夫人面前。

    “賤人,這次我要你死!”這時候,孟含卉突然發瘋起來。

    “小姐……”

    孟雪璇回頭,一些記憶涌上來。

    反應過來,已經遲了一步,自己就已經從樓梯上倒飛了出去!

    完了……

    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把她摔回自己的時代,孟雪璇心里在為自己默哀已經做好跟地面挨個親密接觸的準備……

    “璇兒!”耳朵旁聽到溫柔一聲。

    想象中的劇痛沒有迎來孟雪璇反而在身體失去平衡的那一刻感受到腰上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撈了去,整個人就跌入了一個寬厚溫暖的懷抱。

    什么情況?

    孟雪璇睜開了雙眼,就落入了一雙漆黑的眸子當中。

    他的眼如大海般深沉又似平靜的湖面一樣寧靜!孟雪璇一下子就陷了進去,久久都移不開眼。

    精致如雕刻一般的五官,俊朗得就像出塵的謫仙,好一個溫潤如玉一般的男子!孟雪璇像是被魅惑了一般沉迷了進去……

    是他?

    孟雪璇馬上反應面前這男子正是她在湖邊見過不久的那位美男子。

    “大哥?”她還是認為面前的這位是她所謂的大哥,下意識地就叫了出口。

    旁邊的孟文覆咳嗽了起來,黑著臉看著躲在人家懷中的閨女,沉聲罵道:“什么大哥?你大哥進宮了還沒有回來,面前這位,是二皇子殿下!還不趕緊下來!”

    孟文覆被他這女兒氣得不輕,雖然知道她失憶了可是也不能隨便就管人叫哥的,像什么話!

    對方也回過神彎腰將她放下了地。

    孟雪璇低頭整理了一下衣裳。無辜地瞥了她老爹一眼,她想下來的好嗎,只是緊摟著她的手不松開她怎么下來?

    等等……

    二皇子,殿下?

    孟雪璇懵了,他不是她大哥?

    二皇子皇甫宸溫厚地笑了起來,對她道:“本來想要像你解釋清楚的,只是沒找到恰當的時機。”

    想起孟雪璇與他見面時嘰嘰呱呱地場景,皇甫宸心里輕笑了起來。他一向愛安靜不喜別人太多話,他竟然第一次覺得這樣聒噪的女人不令他心生厭煩!

    “那個……謝謝了。”孟雪璇低著頭恨不得找個洞就鉆了去,太丟臉了,果然不應該自以為是。

    皇甫宸不介意地保持臉上淡淡的表情,孟文覆臉上掛不住了,道:“不是讓你在房里好好休息,跑出來折騰什么!”

    他才剛和二皇子聊著事走來,結果這丫頭就從上面飛了下來,要不是有二皇子接住,恐怕又不只摔成什么樣了!

    “爹爹!”

    “爹爹,你一定要替璇兒做主!”孟雪璇擠紅著眼就回到孟文覆面前,“我跟秋宛路過這,大娘和妹妹,她們,妹妹剛才,剛才……她說要致女兒于死地。”

    “爹爹!我……”孟含卉看見孟文覆來了委屈全部涌上來,跑來到孟文覆的身邊,指著孟雪璇道:“不是的,是她這個小賤人先用茶水潑的我的,也是她先動的手的,她

    還故意將娘絆倒,都是這小賤人先惹起的!你看我身上的水漬就是他弄的,我……”

    孟含卉委屈的不行,孟雪璇那賤人什么事都沒有卻惡人先告狀了起來!

    “爹爹,女兒真得沒有。”孟雪璇故作垂淚,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讓人心疼!

    用額頭上的繃帶,告訴相爺他的傷都沒好。

    “爹爹,才不是,是那個賤人,明明是她剛才……”

    “閉嘴!璇兒怎么說也是你姐姐,一口一個賤人的,知不知羞恥。”孟文覆都實在聽不下去了,聽著孟含卉賤人賤人的不由喝止了孟含卉,后臉色鐵青地看著夫人,道:“付蓉,你是怎么管教女兒的?”

    剛剛那一幕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老爺,我……”

    “丟人現眼的東西,來人,送夫人和四小姐回去!”相爺喝止,礙于二皇子在,他發作不得。

    孟文覆臉上揉著發脹的太陽穴,沉聲道:“成天鬧,成何體統!也不怕讓人恥笑!蓉兒,馬上給我把你女兒領回去,今晚到宗祠抄百遍《玉女經》,禁足兩個月!如有違抗家法伺候!還有璇兒傷沒有好之前不許隨便踏出雅居,給我老老實實回

    去呆著!”

    “還有……”想了想,孟文覆在她們經過身旁的時候不由再次出了聲,符蓉帶著掙扎著不愿走得孟含卉止住了腳步,“璇兒,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聽到府里

    再有人說她半句不是,包括你們!如若再犯,絕不輕饒!”

    符氏張了張嘴,因為外人在,只能隱忍,不能發作。

    自家這個相爺,權威不適合在這時候挑戰。

    孟雪璇,這筆賬記著!

    母女倆被送走了。

    孟雪璇終于松了一口氣。

    孟雪璇才重新把目光收回到皇甫宸身上,不經意間他也正好看向她。孟雪璇驚慌趕緊移開了視線,因為她剛剛看見了皇甫宸眼里盡是戲

    謔的目光。

    他的目光令她不太舒服,反復看透了什么,孟雪璇撇撇嘴,看出來又怎樣?跟你有毛線關系?

    “殿下,讓您見笑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家事。”

    “爹爹,那璇兒也回去了。”孟雪璇看著符蓉她們離開也覺得沒必要再留下來了,就想和秋宛回雅居那邊。

    孟文覆擺了擺手。

    孟雪璇點頭,又對著一旁的皇甫宸道:“多謝王爺剛才的搭救之恩,那璇兒就告辭了。”

    皇甫宸應允,孟雪璇才和秋宛款款離開。

    皇甫宸溫柔的眸子看著她示了示意,孟雪璇才和秋宛款款離開。

    不過那眼神中的意思,也只有孟雪璇能懂。

    呵。

    不管怎么說。

    這場,鬧劇總算是收場了。

    ...然而,另她想不到的是,竟然又碰到了不該碰到的人。

    才剛轉身,孟雪璇就聽到秋宛驚訝地叫出了聲:“咦,那不是大公子嗎,小姐原來你真的見過公子了!還有旁邊那位是?”

    瀚王爺?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