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先生贈我長情詩云裳 > 第14章 我不要再做你的玩物了
    到了酒店地下停車場。

    云裳下車后,包里的手機響了。

    看到白夜洲的名字,她心虛地看向慕瑾寒。

    慕瑾寒露出溫文爾雅的微笑。

    云裳心跳漏了一拍,但很快冷靜下來,走到停車場的另一邊。

    她壓低了聲音,接了白夜洲的電話。

    “為什么這么久才接電話,離開警局之后去哪了?”電話里傳出白夜洲冷漠而平淡的嗓音。

    白夜洲一向神通廣大,既然能知道她在警局,也定然知道有人保釋了她。

    云裳對此并不覺得詫異,她回頭看了眼慕瑾寒,又往墻邊站了些,捂著通話的位置低聲道:“我在朋友家。”

    接個電話而已,用得著這么鬼鬼祟祟嗎?

    白夜洲臉色一沉,語調驟然降溫,帶著不容置喙的命令:“別忘了我們的協議,馬上回來。”

    云裳揉了揉漲疼的眉心,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全身沒有一處是不疼的,她好累,已經沒有多余的心力去伺候他了。

    “我今晚不想過去了。”

    講完,云裳掛了電話。

    嘟嘟嘟——

    白夜洲首次被人掛電話,臉色十分難看。

    黑色世爵就停在酒店門口,車內的溫度一下子降低了好幾度。

    司機坐立不安。

    沒過多久,便看到慕瑾寒和云裳一同進入酒店。

    白夜洲冰冷的視線凝視著兩人背影,濃厚的危險氣息正從車廂里蔓延出去。

    他的目光像是抓住妻子出軌的丈夫,簡直要吃了人!

    司機冷汗涔涔,被盤旋的低氣壓影響,連大氣都不敢喘。

    神啊,救救他吧!

    就在此時,白夜洲的手機再次響起,是別墅里的座機,他按下了接聽鍵。

    “先生,少夫人帶著小少爺在別墅里等你。”管家畢恭畢敬的匯報道。

    白夜洲臉色一沉,親眼看著他們走進酒店后,冷聲吩咐司機道:“回去。”

    司機如釋重負。

    慕瑾寒把云裳安全送到酒店就離開了。

    摸著舒適柔軟的床墊,云裳慢慢地躺在上面,烏黑的眼睛凝視著天花板。

    最近發生太多事了,她需要時間放松自己。

    她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想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不知不覺,沉沉入睡。

    第二天飯都不想吃,一直賴在床上不想動。

    再醒來,已經是傍晚。

    云裳拿起手機看了看,竟然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打電話過來的是她的閨蜜,趙瑋葦。

    “你急死我了,怎么不接電話,我聽說你出來了?”趙瑋葦急切道。

    “放心,我出來了。”

    趙瑋葦替她抱不平:“你這么慘,顧青彥那個渣男倒好,非但沒有受到影響,還被提升為胸外一科的主任,不知道多風光!”

    聞言,云裳到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

    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那我就祝他在這個位置做得長久。”

    顧青彥多少斤兩她是清楚的,胸外一科主任這個位置沒有這么好坐。

    “也是,要是沒有你他能有今天?這個過河拆橋的渣男。”趙瑋葦氣呼呼地罵道。

    兩人聊了一會兒就掛電話了,畢竟趙瑋葦那邊還是上班時間。

    云裳收拾了一下,準備退房。

    身后床頭柜的電話又響起了,云裳慢步走去。

    看到屏幕上的昵稱,她的手一頓,是她的媽媽趙雅蘭。

    媽媽還不知道她離婚的事情,云裳也還沒找機會跟她說,誰知她這么快打過來了。

    “小裳。”趙雅蘭那邊像是急得快哭了。

    聽到趙雅蘭帶著哭腔的嗓音,云裳整顆心提了起來:“媽,怎么了?”

    “你弟出事了,之前有個聲稱慈善機構資助的單位,把他送去國外治療,但是現在人聯系不上了,不知道是死是活。”

    云裳瞳孔驟然一縮,無助地咬著下唇,怎么會這樣。

    昨晚她掛了白夜洲的電話,以他現在的脾氣,多半是他帶走了云崢。

    “小裳,你還在聽嗎?現在該怎么辦?”趙雅蘭忍不住哭了出來,卻以為捂住嘴巴,云裳會不知道。

    她就剩下這對兒女了,為什么老天還要折磨她,如果是云家做的錯事太多,那就報應到她一個人的身上!

    “媽,你別擔心,我一定會找到弟弟,讓他平平安安回去的。”

    “你知道小崢在哪里?”趙雅蘭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語氣里透著希冀。

    “我來想辦法。”云裳淡淡道。

    都是她不好,才害媽媽跟她一起擔心受怕。

    此時此刻,她特別后悔昨晚沒有聽他的話。

    云裳擦掉淚水,死死咬住唇瓣,不能哭,現在不能哭。

    為今之計,只能先找去找白夜洲。

    昨天晚上他給她打過電話,云裳趕緊回撥過去。

    可是對方卻已經關機。

    “白夜洲,你接電話啊!”云裳又撥了一次,耳邊還是只有提示關機的機械女聲。

    事到如今,只能回別墅找他了。

    深夜,氣象局剛發布了雷電暴雨的天氣預警。

    郊區的別墅區,一條猙獰的閃電撕開了夜幕。

    照亮了雨中狼狽奔跑的云裳。

    她渾身濕透了,瘦削的小臉凍得蒼白。

    保安室里的人看到有人影靠近,立刻警覺地看多幾眼,大半夜了誰還來拜訪啊?

    南沉別墅厚重的大門緊閉。

    云裳看見保安室里有人,像抓住了海里的救命稻草,拍打著門窗:“開門,我要見白夜洲!拜托你們!開開門!”

    雨太大了,保安只打開一條窗縫,跟外面的云裳對話。

    他提高了嗓音:“云小姐?這么晚了有事嗎?”

    云裳在窗外伸長了脖子,喊道:“我要見白夜洲!讓我見他!”

    關注 "hongcha8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