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先生贈我長情詩云裳 > 第23章 不僅有顏值還有膽識
    “你不是說自己……”覃子琛本想挖苦一番,但面前的人是白夜洲,想想還是算了。

    白夜洲不耐煩道:“快說。”

    覃子琛心想:臥槽,這就是你問人的態度嗎?不知道還以為你在威脅逼供。

    “女人嘛……”他湊到耳邊神秘道。

    覃子琛越講越興奮。

    到了后半夜,兩人都在車內。

    覃子琛打著哈欠,熬不住了,白夜洲還讓他繼續說。

    “白老大,都幾點了。”

    “新州那塊地我準備給永興了。”

    覃子琛被驚醒了:“什么時候的事,不行啊,我跟我老爸打賭呢,一定要拿到那塊地!”

    “剛剛決定的,現在精神了嗎?”

    臥槽!奸商!

    白夜洲一夜未歸。

    第二天云裳起床,準備去給他做早餐。

    昨晚把他氣走了,她很不安,畢竟云崢在他手上,希望他不要遷怒。

    早餐她做了鮮奶蛋餅,奶香味溢出廚房。

    “好香啊,你在做什么?”

    一顆小小的腦袋忽然冒出來,趴在灶臺上。

    云裳怕火的高溫燙到小孩,連忙把他拉開:“這里危險,不要靠近灶臺。”

    她蹲下來,緊張地檢查他的手和胖嘟嘟的小臉,確認沒受傷才松口氣。

    小孩的輪廓跟白夜洲長得相似,應該就是他的兒子了。

    想到這里,云裳心里不是滋味。

    他已經是別人的老公和爸爸了。

    她再也不能把他當做是過去的白夜洲,繼續掏出心肝去愛他。

    保姆追來廚房,看到孩子在才松口氣。

    “小祖宗,你怎么在這里啊?”

    白小寶瞇起眼睛,竟與白夜洲有幾分相似:“這里是我家,我去哪里還需要你批準嗎?”

    保姆不敢多說什么,這小祖宗被少爺寵上天了,脾氣一點都不好。

    白小寶指著云裳問,“你就是昨天把我爹地氣得吃不下飯,最后還離家出去的小保姆?”

    白夜洲離家出走?

    云裳愣了一下,似懂非懂地點頭:“好像是。”

    “牛!”

    白小寶忍不住暗中對她的身高體重三圍都進行了評估,鑒定她為尤物一枚。

    比那些故意纏上爹地的女人強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敢招惹爹地的女人不多,她是第一個。

    不僅有顏值還有膽識!

    他喜歡!

    云裳把煎好的蛋餅端起來,又給他泡了兒童牛奶,柔聲道:“吃早餐了。”

    到了餐桌,云裳準備把小家伙抱到椅子上。

    白小寶倒是配合的很,一見她來,就伸出雙臂,似乎被人侍候慣了。

    他坐上去之后,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置:“你也坐下來吃啊。”

    這是只有她一個人的殊榮!

    云裳不忍拒絕一個小孩,就在他旁邊坐下。

    白小寶兩條小短腿晃啊晃,靈動的眼珠骨碌轉動。

    他咬著蛋餅,側頭看著云裳,不知又在算計什么。

    “你有沒有男朋友?”

    云裳正在喝牛奶,差點被嗆著:“我,我沒有。”

    “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云裳愣了一下,然后搖頭。

    沒有了,她喜歡的人已經結婚了,以后她也不會再這么喜歡一個人了。

    白小寶對她好感加倍。

    這個小美眉比媽媽好看,溫柔,雖然兩個人長得很像。

    可不管,他就覺得她長得比較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

    被一個小孩老氣橫秋的問,云裳莫名覺得好笑,不過還是禮貌的回答他了,“我叫云裳。”

    一邊說著,一邊順便幫他擦掉粘在嘴邊的蛋餅屑。

    就在此時,白小寶突然計上心頭,忽然從椅子上跳下來,拉著她就往樓上跑。

    云裳茫然,跟著他過去。

    白小寶的房間本不允許其他人進去。

    但是這個小美眉不是其他人。

    云裳一進門,便看到一個小小的屁股鉆在床底,然后從里面拖出一個游戲機。

    老是玩積木,他都煩了。

    “小云兒,我們來玩游戲。”

    這時,管家不請自來,白小寶小臉一黑,立馬把游戲機又藏到床下。

    “小少爺,這種刺激性的游戲,不適合你玩,趕緊交給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訴先生了。”

    白小寶聽到爹地的名字,剛才那混世小魔王的姿態整個蔫下來了。

    云裳不由覺得好笑,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腦袋。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下午。

    云裳把白小寶哄睡后,給管家留了紙條,說要趕回醫院一趟。

    醫院的事情一直拖著沒有解決,是她最大的困擾。

    工作是沒了,但是她不能背負著這一身的污點,更不會從此退出醫學界。

    云裳到了醫院,找到婦產科主任。

    劉主任正從嬰兒房里出來,看到她有些詫異。

    兩人約到了主任的辦公室。

    劉主任請她坐下,態度很柔和。

    云裳雙手放在桌上,十指不安地揪在一起:“我今天來,是想院方按照原來的說法,只要警方證明我的清白,就讓我重新入職,”

    劉主任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慢慢說道:“小云,這件事不管你錯或沒錯,都過不去了,畢竟受害的病患曾經是你的小姑,指征人又是你的婆婆,下面那些人講話難聽,你想洗都洗不清。”

    云裳是劉主任帶過的實習生里天賦最高的,而且她也相信云裳的人品。

    “我知道,可我重新入職的事?”

    “這件事需要醫院下發調查報告和最終的處理結果,我這里沒有權限,不然,你去求求新院長薄小姐?”給力小說 "hongcha8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