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先生贈我長情詩云裳 > 第82章 脫、脫、脫——
    云裳冷著臉,讓服務員把酒送上去。

    嚴迪攔住服務員:“等等,讓云家大小姐親自給我們白少倒酒吧。”

    驟然聽到白夜洲的名號。

    云裳臉色一白,幸好被厚粉蓋住。

    現場的人讓開一條道,云裳才看到坐在正中央的白夜洲……和薄音音。

    薄音音一臉震驚,用手捂住唇:“云裳,你怎么會在這里賣酒。”

    云裳內心屈辱,臉上卻偽裝地云淡風輕,嚴迪把就塞到她手里:“去吧,給白少,還有我們的大嫂倒酒,這是你的本分,知道嗎?”

    說完,還打了下云裳的屁股。

    云裳無動于衷,即便是內心有再大的怒火,她都得忍下來。

    白夜洲視線淡淡地落在嚴迪的手上,然后平淡挪開,薄唇輕啟:“倒酒。”

    云裳呼吸一滯,半晌后,她才走到白夜洲和薄音音面前,彎腰倒酒。

    嚴迪接收到薄音音的視線,開口道:“云大小姐,今晚就留下來服侍我們,別走了。”

    緊接著云裳又給整個包廂的人都倒了酒,那些人看她的目光都帶著赤、裸裸的情.欲。

    這里好多個都是她在學校時候拒絕掉的富二代。

    云裳忍著胸口的冷意倒完酒,神情漠然地站到一邊。

    嚴迪舉杯說:“來來來,大家舉杯敬白少,感謝他今晚組了這個局。”

    聞言,云裳忍不住看向白夜洲。

    他這是什么意思!

    胸口一陣委屈和怒火交織。

    白夜洲長腿交疊,面無表情地喝酒,眼底是熟悉的冷酷和狠厲。

    在座的都知道白夜洲和云裳之間的恩怨,

    都想方設法要替白夜洲嚴懲云裳。

    “光是喝酒唱歌,沒啥意思啊,你們想不想看云大小姐跳脫衣舞啊!”嚴迪叫道。

    有人起身說道:“嚴少,你開玩笑吧,云大小姐怎么可能跳脫衣舞啊。”

    嚴迪拿出支票本,寫了一張五萬的支票:“這你就不知道了,大小姐最近缺錢,五萬塊,買你一支脫衣舞,夠不夠?”

    “夠了。”云裳爽快拿走,并且塞到胸口的內衣。

    現場愣了一下,

    沒想到云裳會答應這么快。

    “唰。”

    云裳把胸口的拉鏈拉下來,露出黑色妖嬈的內衣,大家才知道,這不是夢。

    云裳的胸型很好看。

    不是波、霸型的,但大小適中,弧度和肉感都恰到好處。

    現場響起了男人咽口水的聲音。

    云裳脫了衣服,把衣服丟到嚴迪臉上,嚴迪抓住,深深地嗅了一口,眼底的情.欲更加熾熱。

    “脫、脫、脫——”現場響起了起哄的聲音。

    云裳脫得只剩下內衣內褲。

    在眾人如狼似虎的目光中,身體發抖,背卻如翠竹般挺直。

    嚴迪慢慢朝她走近,挑起她的下巴,視線落在弧度性感的胸上:“云大小姐身材不減當年,這里是十萬,睡你夠了嗎?”

    云裳在眾人的注視中,拿走支票:“再加十萬。”

    她需要錢。

    孩子的手術費不能再拖了。

    嚴迪低低地笑了出來:“20萬,哈哈哈,要是當年我說用20萬買下云家大小姐一夜,你們相信嗎?”

    “當然不信了,你這小子還真的運氣夠好的,20萬?還不夠我哄我那小情人呢。”

    “云大小姐生得這么標致,你一個人玩會不會太浪費了?我再加20萬,一起玩唄。”

    嚴迪看著云裳,捏了下她的屁股,問:“這小身板,還不知道受不受得住我這大家伙呢,你就別湊熱鬧了。”

    誰不知道嚴迪出了名的辣手摧花,被他玩過的女人不死都半殘了。

    前幾天一個黃花大閨女,還是某個學校的校花,被他玩之前還是個雛,一周之后,比工作了幾年的雞還松。

    這嚴迪那家伙,敢接活的,都是不要命了。

    云裳豁出去了,她定定地看著男人:“可以,兩個人六十萬。”

    她的聲音清冷,卻更加給人一種征服的欲、望。

    白夜洲修長手指捏著酒杯,關節泛白,眼底有一簇怒火一閃而過。

    “拿了一千萬還不夠,你還真的是一點都沒變,為了錢什么都可以。”聲音像是夾風帶雪般,包廂里的溫度一下子降了下來。

    白夜洲拿著酒杯,威士忌通透的琥珀色酒液在杯中搖晃。

    他一出聲,整個包廂都安靜下來了,連在包廂內獻唱的夜總會女歌手,也住嘴了。

    只有伴奏作為背景音樂。

    所有人都以為云裳無話可說。

    半晌后,云裳慢慢說:“當然,這世界上沒有人會嫌錢多的。六十萬睡一晚,我覺得值得。”

    薄音音“擔憂”道:“云裳你怎么會變成這樣,這樣跟妓、女又有什么區別,收了錢,還要跟兩個男人睡,你為什么要作踐自己。”

    “我不覺得是在作踐,都是工作,一樣是用‘體力’干活,有差別嗎?”云裳看著嚴迪,問道:“我能穿上衣服了嗎?”

    “穿上跟我走吧,至于今晚,陪我一個人就夠了,我給你一百萬,買下你明天的時間,咱們慢慢玩。”

    嚴迪雖說記恨云裳,平日里也沒少跟人共玩過一個女人,但是云裳不一樣。

    他今晚要好好享受。

    光是想象她給自己跪下吹簫的樣子,體內就忍不住一陣沸騰。

    云裳當著所有人的面穿上衣服。

    如果有人認真看的話,可以看到她顫抖的指尖。

    不能認輸。

    云裳不斷地給自己灌輸這個念頭。

    她今晚必須讓白夜洲徹底死了這條心,不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走吧。”嚴迪摟著她的腰,貼在她脖子上嗅了嗅,當年他就聞過她身上的味道。

    沒想到這么多年,還是沒有變。

    “真香。”

    嚴迪和云裳離開后,白夜洲的臉色一直很陰沉。

    整個包廂都陷入一片死寂。

    “夜洲,你是不是還在意云裳?”薄音音問道,她猶如卑微的戀人,盯著深愛的男人。

    落在身下的指甲,深深地掐進掌心。

    白夜洲沒搭腔,猛地喝完半杯威士忌。

    砰得一聲,將酒杯砸在桌面,冷聲道:“倒酒。”

    薄音音親自給他倒酒。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愣著干什么,唱歌啊!”

    吉他、鼓聲重新響起來,包廂里才又開始活躍群起來。

    沒過多久。

    白夜洲忽然起身,他面無表情地推開眾人,眼底神情更為狠厲!關注 "hongcha8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