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先生贈我長情詩云裳 > 第191章 你們要過的二人世界
    面對盛怒的男人,白小寶縮了縮脖子,眨巴著圓溜溜的眼睛,“爹地,床頭吵架床尾和,你們還沒有和好嗎?”

    看著他人小鬼大的樣子,白夜洲又好氣又好笑,將茶杯放在茶幾上,挑眉,“昨晚,都是你做的?”

    白小寶立刻停了停胸脯,下巴上揚,那模樣狗腿又得意。

    “白家不可以做這種事。”白夜洲沉下臉,對于這個孩子他給予了無限的希望,自然是要求也特別的嚴格。白夜洲似乎將他小時候收到的嚴格教育都給了他。雖然對一個這么小的孩子來說還太早,但他知道,白小寶作為白家未來的繼承人是應該承受的。

    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白小寶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低下頭,“我知道了。”

    “沉迷會讓你失去心智。”白夜洲起身,低頭看著兒子,他還小,可這個世界的殘酷之處在于,他不會等著你長大,“你不應該沉迷任何,哪怕只是一款游戲。”

    低緩的聲音帶著不容抗拒的磁性,白夜洲蹙眉,“這件事到此為止,手機繼續給你,游戲卸載掉。”

    白小寶一下子紅了眼眶,他第一次抗拒自己的父親,“只有這款游戲一直陪著我了。”聲音顫抖,他終究還是個孩子。

    白夜洲不悅的擰眉,“陪著你的有很多,你可以去看那些書,那些文件。明天開始你來我公司上班。”

    云裳覺得一定是自己沒睡醒,白夜洲居然在對孩子說這些話?簡直就是瘋了!她幾步上前將白小寶護在身后,“你讓他來公司上班?”

    看到云裳,男人的聲音變了變,壓低聲線,“你走開。”

    “你瘋了吧!”云裳十分不贊成白夜洲教育孩子的方法,“他就是個孩子!你讓他學怎么管理公司嗎?”

    “這是我的兒子!”白夜洲不甘示弱,在這件事上,他們第一次分歧這么嚴重。而一直以來,白家從來都是他說一不二,從來沒有人來挑戰他的權威。

    “你打算教一個你自己出來嗎?”云裳冷笑反擊,“孩子就應該有孩子的樣子。你逼著他看文件管理公司,這些對他來說太殘忍了!”

    白夜洲的心莫名的難受起來,喉嚨滾動,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直以來,他就是這樣過來的,原來,對于她來說,這就是怪異的存在。

    如果是任何一個人說這樣的話,白夜洲都可以毫不猶豫的將他弄死,可偏偏這個人是云裳。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彌漫在胸口。

    “爹地。”白小寶察覺到白夜洲的不對勁,小心的上前一步,將手機遞過去,“給。”

    “不用了。”看著遞過來的手機,白夜洲沒來由的煩躁起來,伸手甩開白小寶,氣悶道,“吃飯。”

    今天早上不用去上學,白小寶纏著云裳出去玩,兩個人湊在一起商量著去哪里玩。

    “小保姆媽咪,你真的認識這個游戲的開發者嗎?”白小寶小聲詢問。

    云裳笑著點了點頭,“嗯。下次帶你去見見他。”

    “嗯!”白小寶開心的點頭,眼睛彎彎的,笑起來的時候梨渦淺淺,云裳不由晃神,是不是白夜洲小時候也是這樣的,他笑起來應該也這樣好看吧。

    回神,云裳摸了摸白小寶的腦袋。

    “期中成績出來了?”白夜洲拿著文件,優雅的坐在一邊,漫不經心的開口,“我看學校發短信過來了。成績單我看看。”

    白小寶面露難色,躊躇半天,“我忘在學校了。”

    白夜洲不悅的抬眸,漆黑的眸子閃爍光芒,“說謊。”聲音篤定,帶著不容置疑的口吻。他扭頭看著白小寶,“成績單拿過來。”

    云裳愣在一邊,想要說點什么,半天說不出話來。

    白小寶見云裳沒有說話,也只好慢慢游游的去自己的房間拿成績單,耷拉著腦袋站在白夜洲的面前,“爹地,我上次考試的時候發燒了。”

    白小寶的成績一直都很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且他的試卷還是加大難度的,是普通人的好幾倍難度。這些都是白夜洲和學校打好招呼的。

    白夜洲瞟了一眼,薄唇抿成一條線,“第四名。”

    簡單的三個字,聽不出生氣還是開心,白小寶緊張的盯著男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眼巴巴的看著。

    余光落在同樣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小女人身上,男人嘴角繃不住,于是他飛快的挪開視線,“最近心思不在這里。”

    “那天我發燒了。”白小寶著急的解釋,伸出一根手指,來回筆畫,“而且我和第三名只差了一分。”

    “不需要說那么多。”白夜洲搖頭,眼眸冰冷,“我給你的要求是前三。”

    “你這也太嚴格了吧。”云裳忍不住開口,“小寶還小……”

    “云裳。”白夜洲不悅的蹙眉,“他不小了。”

    白小寶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開口,“是。”

    “你最近狀態不好。”白夜洲放下成績單,口吻平靜,“別墅不適合你,回老宅。”

    這句話一出,不光白小寶連云裳的臉色都變了。

    “爹地,下次考試我一定第一名。”白小寶眨了眨眼睛,奶聲奶氣的保證。

    “那就下次再說吧。”白夜洲鐵面無私,他自然知道白小寶不喜歡老宅,那里的人對他從來都是虎視眈眈,可是越是這樣的環境越鍛煉人。也許在尋常人家,他還是個孩子,需要關愛,可在白家,沒有小這一說。

    白小寶拒絕,“我想和小保姆媽咪一起。”

    “就是因為一天到晚想著這些,你的心思沒有在這上面。”白夜洲不悅的蹙眉。

    “那爹地怎么可以?”白小寶不服氣,氣呼呼地鼓著腮幫子,“爹地就是想和小保姆媽咪過二人世界!你嫌我礙眼!”

    也不知道哪里學來的胡攪蠻纏,男人下意識看了一眼一邊的云裳,心中篤定,果然是近朱者赤。

    云裳察覺到男人的目光只覺得莫名其妙,“小寶不愿意就算了吧。”白小寶在一邊瘋狂點頭,眼巴巴的看著男人。快看 "HHXS665" 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