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林亦可顧景霆 > 第870章 好心機好手段
米蘭聽到母親入院的消息,情緒終于有了一些波動,眼睛紅了紅,卻咬著牙,倔強的說:“她有你這個‘乖女’就夠了,我離開A市之前,已經和她說清楚了,讓她當沒生過我這個女兒。”
“我也希望她沒生過你這個女兒,可惜,塞不回肚子里了。”林亦可冷嘲道。
隨后,彼此間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說話。
再然后,一個看守所的干警走進來,客氣的提醒了林亦可幾句。顯然是提醒她不能耽擱太長的時間。
看守所也有看守所的規矩和規定,即便是唐少夫人,也不好做的太明目張膽。
林亦可點頭表示明白,待工作人員出去后,她才開口詢問道:“楊珊是不是找過你?她和你說過什么?”
米蘭不說話,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林亦可氣不打一處來,語氣自然不會太好,低吼道:“米蘭,你耳朵聾了么?還是聽不懂我問什么!要不要我把吳媽從A市接來好好的問問你都干過什么蠢事!”
米蘭明顯很怕見到母親,大概是覺得愧疚吧。
她的雙手緊抓在一起,終于開口了,“楊珊對我說,唐濤之所以和我結束關系,都是因為蘇卿然。蘇卿然那個不要臉的狐貍精,第三者,她要獨占唐濤!”
“蘇卿然是狐貍精,第三者,難道你不是?”林亦可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別人說什么你就信什么。你長著腦袋是當擺設的么!”
米蘭垂著頭不說話,林亦可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也懶得去猜,繼續問道:“你怎么傷的蘇卿然?她傷的多重?”
米蘭搖頭,“我當時氣暈頭了,撲過去和她廝打,后來舞蹈團的人就趕過來把我們分開了。再后來有人報警,我就被關進來了,我也不清楚她傷的多重。”
林亦可皺著眉沒說話,似有所思。
隨后,干警再次進來催促,林亦可便離開了。
走之前,只丟給米蘭一句,“你好自為之吧。”
林亦可在看守所的干警陪同下向外走去,同時向對方了解了一下米蘭的情況。
干警說:“蘇女士的律師已經出具了醫院和正規機構的驗傷報告,身體肋骨和腿骨兩處骨折,多處軟組織挫傷,米蘭的行為已經屬于重度傷害范圍,會被正式起訴。”
“什么?”林亦可下意識的停住腳步,滿眼的錯愕。
米蘭并沒有學過拳腳功夫,赤手空拳的,最多扯幾下蘇卿然的頭發,或者想要抓花對方的臉,根本不可能造成這么嚴重的傷害。
林亦可走出看守所的大門,還忍不住皺眉嘆氣。
天空又飄起了細碎的雪花,臺階上都撲了一層薄薄的雪。林亦可踩著高跟鞋走下臺階,正準備向車子的方向走去,突然聽到一聲車子的鳴笛聲。
林亦可抬頭,下意識的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看守所對面的樹蔭下停著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路虎。
一側的車門打開,顧景霆邁著一雙長腿從車子里走下來,身上穿著一件低調的灰大衣,大衣里面是綠色的軍裝。
林亦可見到他,瞬間展露笑顏,邁開腿向他飛奔過去。
林亦可橫穿馬路,從奔馳的車子旁跑過來,顧景霆看得直皺眉。
“人行橫道就在旁邊,偏要橫穿馬路,一點不乖。”顧景霆半擁她在懷,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上車吧。”
“嗯。”林亦可點頭,踮起腳尖,在他的下巴上輕啄了一下,然后,才轉了一圈兒走到副駕駛的那邊,開門上車。
顧景霆開車,車子緩緩的駛入車道。
林亦可微側著頭看他,“你今天不是去部隊了么,怎么突然過來了?”
“不是很忙,知道你在這邊,順路過來接你。”顧景霆回道。
林亦可手托著腮,笑盈盈的看著他。
看守所的位置這么偏僻,他怎么可能順路,明明是特意過來接她。
“老公,你真好。”林亦可笑嘻嘻的說,伸出手臂摟住他的脖子,在他一側的臉頰上用力的親了一口。
“嗯。”顧景霆溫笑,應了一聲,又提醒道:“唐太太,我在開車,可以乖乖坐好么。”
林亦可老老實實的坐回位置上,想起米蘭,又是一陣的頭疼。
她把自己的疑惑和顧景霆說了一下,“米蘭有幾斤幾兩重我還是知道的,她絕對不可能把蘇卿然傷的那么重。我想,蘇卿然應該是故意針對米蘭的。”
顧景霆聽完,冷抿了一下唇角,“我讓人去了解過,蘇卿然的確重傷入院了。”
“怎么可能!”林亦可不可置信的說。
顧景霆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隨意的搭在車窗上,漆黑好看的墨眸盯著前方路況。語氣不急不緩的說。
“蘇卿然和米蘭在舞蹈團的后臺發生了爭執,之后兩人被舞蹈團的人拉開。蘇卿然一個人回家的時候,被幾個人圍住毆打了一頓,那些人被抓之后,口口聲聲說是米蘭雇傭他們的。”
“米蘭沒和我提這個。”林亦可皺眉沉思。
她在想,究竟是米蘭故意隱瞞她,還是另有隱情。她想了片刻,一個名字突然從腦子里冒了出來,“楊珊?”
顧景霆微微一笑,他的小丫頭,比他想象中的要聰明。
“如果米蘭有頭腦雇人毆打蘇卿然,就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了,很顯然,她是被人利用了。而米蘭和蘇卿然兩敗俱傷,受益人自然就是楊珊。
先慫恿米蘭找蘇卿然的麻煩,然后,雇傭打手毆打蘇卿然,嫁禍米蘭。一箭雙雕,還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這個楊珊,真是好心機好手段。”
“有什么證據能證明是楊珊做的么?”林亦可問。
顧景霆搖頭,“我讓阮祺查過了,楊珊出手干凈利落,沒留什么把柄。”
“那這個黑鍋,米蘭豈不是背定了。”林亦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理論上是。”顧景霆回答,“其實,讓米蘭在里面待一段時間對她未必是壞事,在里面好好的冷靜一下,也能避開這趟渾水。”
“可是,一旦有了案底,米蘭這輩子就毀了。”林亦可唉聲嘆氣。
顧景霆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溫笑:“好吧,我會替米蘭請個好律師,盡量爭取庭外和解。”
庭外和解就意味著,要賠償一大筆錢。
雖然,顧景霆不差錢,但把錢賠給蘇卿然,林亦可說不出的心疼。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