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重生之劉老四的春天 > 第一二三章你的人生因此而不同
    小孩子的歡樂都是因為得到而快樂,而長大成人之后才知道付出也可以更快樂!

    因為只有付出了才有可能收獲,不勞而獲是意外,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才是人生的正常。

    夏日黃昏中劉老四和老馮同學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程,炎熱已經逐漸褪去,微風拂面也變得輕輕柔柔,沒有了那份炙熱。

    “老劉,如果能在這樣干一段時間,我家里的債務就應該可以還清了,如果能再多掙錢,我打算給我爸……”

    老馮曬得越發黑亮的臉上滿滿的都是憧憬,一邊說話一邊兩眼放光。

    “呵呵……,恭喜你!應該可以干到一段時間吧,只是可能沒有現在這么掙錢罷了!

    不過我家里面最近事情比較多,我是不能再干了。我二哥三姐都考上大學了,需要給他們準備一下了。”

    劉老四一臉喜色的和朋友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畢竟這也是他的為數不多一個朋友。

    “呵呵……,恭喜啊!你這以后也是大學生的弟弟了,以后再怎么樣也有人幫忙了。”

    老馮聽了也是滿臉的羨慕,與有榮焉地說。

    “撇,讓別人說他已經誰誰的弟弟很光榮嗎?我劉老四也是有想法的,為什么就不能讓別人說他們是我的哥哥姐姐呢?

    我也想考上大學!混出個人樣來。”

    劉老四有些好奇不服氣地反駁說到,話說的有些自己鼓勵自己。

    “呵呵……,我也這么希望。到時候我跟朋友說起來,我也有一個大學生是好友,也是特有面子的事。

    不過,你現在的……”

    老馮有些懷疑地繼續說,話說到一半就被劉老四打斷了。

    “人活著總得有個夢想吧!萬一要是實現了呢?

    不知道你怎么考慮將來,我是早就想明白了。就咱們兩個的家庭條件,未來的路還得靠自己!

    你家就不說了,我家其實也好不到哪去。就咱們父母親廠子里的那些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發工資的不發工資,放假待業的有多少,將來我們還能回這單位上班嗎?

    必須走出去!只有離開了一個破單位,我們未來才有可能變得更好!”

    劉老四一本正經地繼續忽悠著老馮同學。

    老馮一直都很在意他哥能頂替父親工作的事情。因為一頂班就不僅僅是有了工作,順便也解決了城市戶口的問題,而且還解決了未來單位分房子的問題。

    如今的城市里可沒有多少人買房子住的,一方面是大伙都是單位分房子住,另一方面是你想買也沒有所謂的商品房可買。

    “我也想過將來,只是怎么想也沒什么好的出路!

    農業戶口,招工進單位基本沒什么可能;升學考試那更是一點希望都沒有;打零工又不是長久之計,說實話我是真得非常迷茫。

    不過我現在知道了,至少應該要掙錢,掙盡可能多的錢……”

    老馮話說得越來越流利,語氣也是越來越肯定,人的精氣神也是越來越足。

    劉老四感覺自己的這個朋友終于想明白了,有了他自己可以追求的目標了。

    盡管這條路并不好走,但只要有了目標,人心就不再會惶惶不安,生活就有了動力!

    ……

    “二哥,都收拾好了嗎?”

    一進家門,劉老四就看見了正在收拾東西的二哥,他如愿所償地考上了一所滬市的華東師大,雖然專業不是他所期望的外語系,而是變成了他自己不太喜歡的歷史系。

    不過他還是很滿意的,按照他自己的說法。

    “讀哪個學校很重要,讀哪個專業也比較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在哪個城市讀書!

    因為一般人除了自己的家鄉,只有讀大學的城市才是最熟悉的,如果將來有可能留在那里工作生活,那里就會成為我的第二故鄉!

    而一個人究竟能取得多大的成就不僅僅是和個人能力有關,還和他所處的環境有重大關系!”

    對于劉老二的說法,大劉表示了有一點認同,但也明確表示了對他去滬市讀書費用過大的擔心。

    “那我就去選擇讀一個師范大學了,師范大學不要學費,每個月的補助也比一般大學高的多嘍!”

    劉老二一臉輕松地如此解釋說。

    “如果嫌我花的錢多,家里給不了太多,我也可以出去勤工儉學嘛!畢竟那里是國內最大的城市,掙錢的機會一定比咱們這里多的多吧?”

    對于二哥的想法,劉老四第一個就表示了支持和贊同。

    不過父母親還是有些猶豫和不太贊同,只是家里孩子都大了,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了,他們即使是反對了,老二不還是偷偷地報考了外地的大學?難道還真得能因為花銷比較多而不去了?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了,不過他們也用自己十分冷淡的態度明確表示了自己的不滿。

    在本地讀書,一個大學生每月只要二十幾塊錢就夠了,而去滬市讀大學會需要多少呢?

    即使如今老劉夫妻如今因為擺攤子多掙了一些錢,可那也不能都花了啊?

    畢竟以后他們大學畢業了就年齡不小了,馬上就又面臨著結婚成家立業的大事呢!

    一樁樁一件件的,哪一件不是為人父母的壓力啊?

    “人家都說,舊社會是有三座大山,把勞動人民剝削地怎么也活不下去了。

    如今我們家也是四座大山壓著呢!

    要是沒有你們,我和你媽兩個的日子過得該有多美啊!

    想吃肉就吃肉,想喝酒就能喝酒,沒事干了還能去聽一場戲!

    你們都說說,什么時候我們才能翻身得解放啊!

    唉……,兒女都是債啊!”

    “呵呵……,也別把話說得那么不好聽嘛!出了門,誰一說你是三個大學生的爹,你不也能洋洋得意嗎?”

    剛剛才收到省內師大的劉老三有些不樂意地反駁說,這個時候也只有身為小棉襖的她敢實話實說。

    反正就是父母親生氣了,也不會怎么打罵她。

    “爸,錢不就是花的嗎?這年頭誰敢攢錢,錢是越攢越不值錢,別說是供上學了,就是吃了喝了不也是攢個個人健康嗎?

    花了的錢才是錢,攢下的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可能變成紙了!”

    “就知道瞎說,錢再怎么樣還能變成了紙?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如今一毛錢也是個錢,至少能買一個小面包吧,也許再過多少年,地上扔的一毛錢也沒人撿了!

    因為他可能還沒有一包紙值錢呢!”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呢?再怎么說咱們不也是……”

    “就是,你把咱們國家說成什么樣了嗎?絕對不會的……”

    “真是笑話!那到時候我就去撿錢也能發財了?呵呵……”

    ……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