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茍過末日的我重生了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
    此刻,陸宇早已離開萬年花園,到了金宮前。

    金宮,顧名思義,是一座金色的宮殿。

    不過,它的表面顏色并不是金的,只是整個宮殿上都籠罩著一層金色的符文,遠遠看去,恍若黃金鑄成。

    直至今日,這些符文還在閃耀著黯淡的光芒。

    這讓陸宇一直舉棋不定,擔心遇到陷阱。

    不過,既然金宮的防御體系沒有被完全破壞,里面說不定還真有些東西。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富貴險中求!

    所以,去吧,我的分身!

    陸宇心疼地捏出一個分身,然后本體躲到萬年花園的入口,遙控著分身,準備開啟大門。

    分身的手剛放到大門上,陸宇身后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這么做。”

    陸宇緩緩轉身,面前正是失蹤許久的奧斯汀。

    ………………………………

    “你是誰?”

    陸宇戒備地看著這個老頭。

    盡管從神態到語氣都無可挑剔,但陸宇還是敏銳感受到了異常。

    他不是奧斯汀。

    “奧斯汀”沒有隱瞞的打算:“我是赫爾莫德,奧丁的傳令官。”

    他的坦然讓陸宇驚訝了一下,隨即想起天空中的閃電、被干擾的傳送,心里已經了然。

    掌握了尤古多拉希爾的部分權柄,對方不需要隱瞞什么。

    從陸宇他們進來的這一刻起,他們的命運,就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心里飛快權衡了一下雙方力量差距,陸宇干脆利落地認慫:“你好,赫爾莫德,我是陸宇,來自外界。有什么我能夠幫你的嗎?”

    陸宇的配合讓赫爾莫德愣了一下,他臉上多了一絲笑容:“很好,看來你很明白自己的處境。”

    他伸出手,在面前的空中點了幾下。

    空氣宛若波紋般蕩漾,緩緩出現一副圖景。

    那是一個半邊身子是黑色羽翼,另外半邊身子是人類軀體的存在,陸宇從他的臉上,依稀看出老友的輪廓。

    那是告死鳥。

    前世的告死鳥。

    他心里明白了赫爾莫德的來意。

    時空的重置,并沒有殃及這里。

    這就導致了一個神奇的結果。

    波爾進來了兩次。

    對方既然問起這個,說明在上次波爾進來的時候,雙方就碰過面。

    他一直掌控著這里。

    陸宇斟酌片刻,緩緩開口:“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其實,我是一名重生者。”

    ……………………………………

    就算赫爾莫德自稱是奧丁的兒子,陸宇也不會那么簡單地相信。

    不過,經過權衡后,陸宇還是決定將重生的事情告訴赫爾莫德。

    目前,明面上的三家勢力,魔界、天庭、末法中,末法對陸宇的殺意最強。

    一旦有機會,末法會毫不猶豫弄死陸宇。

    赫爾莫德沒有暗地下殺手,說明他不是末法的人。

    魔界如果發現了尤古多拉希爾,早就會把這里變成屯兵重地。

    赫爾莫德和魔界應該也沒什么關系。

    所以,他要么是天庭留下的獄卒,要么是尤古多拉希爾的幸存者。

    天庭不會在這個時候殺死陸宇,他們還需要陸宇把輪盤傳下去。

    尤古多拉希爾和天庭仇深似海,陸宇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上。

    因此,陸宇把身份挑明,反而是最安全的做法。

    否則,面對一個來歷不明,還沒多大價值的闖入者,不難想象赫爾莫德會怎么處理。

    當然,情報可以說,但不能都說。

    至少,不能表現出對天庭的敵對。

    陸宇給自己的人設是,一個三方的棋子,想要跳出棋盤,獲得自由。

    ——這八分真兩分藏的實話,顯然是無懈可擊的。

    赫爾莫德聽出了陸宇有些言之未盡之處,但他很明智地選擇無視。

    這些情報,都是陸宇挖下的坑。

    一旦問了,就能暴露出赫爾莫德站在哪邊。

    雙方都是心思縝密的人,言語間盡是試探和交鋒。

    陸宇處于守勢。

    對他來說,這場談話的破局點不在自己,而在赫爾莫德。

    他已經展現出自己的價值,無論是自己三方棋子的身份,還是自己腦海里的末日輪盤,都會讓赫爾莫德投鼠忌器,不會輕易殺死自己。

    但赫爾莫德若是想知道更多——比如,陸宇真正的目的,陸宇對三方的態度,那他就必須付出代價。

    如果赫爾莫德站在天庭這邊,他就會想辦法空手套白狼,盡力拖延時間,或者在陸宇身上下暗手。

    這是不可避免的風險,進來的那一刻,陸宇就已經有所覺悟。

    如果他站在尤古多拉希爾這邊,尤古多拉希爾很樂意看到一個亂來的棋子,攪亂三方的棋盤。

    這樣,才能給他們渾水摸魚的機會。

    所以,不用陸宇開口,赫爾莫德就會心領神會地幫陸宇一把。

    實際上,赫爾莫德是天庭看守者的幾率很低。

    尤古多拉希爾的掌控權,在他手里。

    他如果真的是天庭的人,那天庭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完全不用和魔界合作。

    因此,陸宇的下注還是有很大贏面的。

    ……………………

    面對十分配合,但又滴水不漏的陸宇,赫爾莫德滿臉無奈。

    他活過漫長的歲月,見過形形色色的人,陸宇在他見到的人中,論智計不算頂尖,卻恰好夠用。

    面對這種真正的聰明人,恐嚇是無用的。

    并且,赫爾莫德從對方的細微態度中感到,陸宇似乎還有所依仗。

    不可逼迫太過。

    思索片刻,赫爾莫德做出了決定。

    “陸宇,你是一個聰明人。為了感謝你的情報,我會給你一個機會。”

    他露出笑容,指向那邊的金宮,“我的父親雖然以勇武聞名,但他實際上是一位尊敬知識的智者。他從各處搜集來的知識,都堆放在金宮里。”

    “并且,為了方便研究,金宮被我的父親親手改造。”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這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圖書館。”

    “可惜,當年發生了太多破壞,最珍貴的那部分知識,被永久抹去了。就算如此,剩余的,也足夠你受用不盡。”

    “但是——”

    赫爾莫德盯著陸宇的眼睛,“尤古多拉希爾不會和弱者合作。我會根據你的表現,為你提供對等的待遇。證明你的價值,否則……”

    他沒有說下去,但已經足夠直白。

    陸宇迎著他的目光,露出笑容:“正合我意。”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