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末代3太爺傳奇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魂葬之驚
太爺這時的注意力全在坑洞里面,聽見響動,連忙扭回頭看了一眼,頓時愣住了,就見拴著繩子的石柱跟前,蹲著一只土狗大小的玩意兒,這玩意兒,整體像只大老鼠,賊眉鼠眼,不過,渾身布滿了魚鱗一樣的甲片,嘴巴尖尖的,后肢粗大,前肢短小,前肢上還長著尖銳的爪趾,一根根像鋼鉤似的,看上去鋒利無比。
這時候,這玩意兒的爪趾已經夾在了繩子上,似乎想把繩子夾斷,太爺見狀,頓時大喝一聲:“好你個畜生!”
一聲下去,這玩意兒居然被喝的打了個激靈,迅速放開繩子繞到了石柱后面,太爺舉著火把沖了過去,轉到石柱后面一看,這玩意兒居然不見了。
剛才從哪兒冒出來的,現在怎么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太爺低頭在石柱周圍找了找,連個影子都沒找見,不過就在這時候,石柱上面傳來窸窸窣窣的響動,聽上去像是鱗甲摩擦的聲音。太爺抬頭一看,就見這玩意兒居然爬上了石柱,并且還在繼續往上爬,眼看就要爬到石柱頂端了。
太爺伸手將腰里的兩儀陰陽劍抽了出來,想用短劍將這玩意兒射下來,就在這時候,坑洞里傳來蕭老道的喊聲:“老弟,上面出啥事了呀?”
太爺聞言頓了一下,就這一停頓的功夫,那玩意迅速爬到石柱頂部,消失不見了。
太爺回了蕭老道一句,“這里果然有東西,體大如狗,渾身鱗片,是不是你說的陵鯉獸?”
坑底的蕭老道旋即大叫:“正是,抓住它,別給它跑了?”
太爺無奈回道:“已經跑了,消失不見了。”
“不見了?啥東西能從你屠龍大俠手底下跑掉。”蕭老道顯得有些意外,“你在上面等著別動,我上去看看。”
蕭老道揪著繩子從坑里爬了上來,太爺這時,正舉著火把朝石柱上面張望著,蕭老道走到太爺跟前,又問了一聲:“老弟,陵鯉獸呢?”
太爺示意蕭老道朝石柱上面看,說道:“剛才那東西想用爪子割斷繩子,被我喝了一聲,誰知道爬上石柱就不見了。”
蕭老道聞言,抬頭看向石柱頂端,圍著石柱轉了一圈,最后,隔著石柱停在了我太爺對面,抬手指向石柱支撐點旁邊的一片洞頂,說道:“老弟你過來我這邊看看。”太爺走了過去。
“你看石柱旁邊那是什么?”
太爺聞言,順著蕭老道手指的方向一看,就見石柱支撐點的旁邊,緊挨著支撐點的洞頂,有一片凹陷。
蕭老道問道:“你看這里像不像是一條豎洞?”
太爺聞言扭頭看了蕭老道一眼,蕭老道要不說,太爺還看不出來呢,他這么一說,太爺應聲說道:“還真像是一條豎洞,和坑洞下面那條孔洞大小差不多。”
蕭老道一點頭,說道:“你剛才看見的那頭陵鯉獸,爬上石柱之后,應該是鉆進了這里面,這豎洞也是它打出來的。”
太爺說道:“它應該也是從這里下來的。”說著,太爺看了蕭老道一眼,問道:“蕭兄,你說猴子和小青,會不會也鉆進了這條豎洞里?”
蕭老道又朝豎洞看看,說道:“猴子應該可以,小青一個姑娘家的,可就不一定了。”
太爺沒再說啥,將兩儀陰陽劍收回,手里的火把遞給蕭老道,說道:“我爬上去看看。”
蕭老道卻沒接火把,阻攔太爺道:“你先別著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陵鯉獸跑了這豎洞跑不了,等把坑洞里的棺材掏了以后再說。”
蕭老道這么說,太爺只能暫且作罷,兩個人一起來到坑洞近前,打眼朝坑洞里一看,倆人全都傻眼了,就見坑洞里沒了火把光亮,黑漆漆的,這不算啥,最主要,蕭初九和蕭十一不見了。
蕭老道首先回神兒,沖著坑洞大喊了一聲:“初九!十一!”
很快的,從坑洞上方的孔洞里,傳來蕭初九的聲音:“師父,我們在這里呢。”
蕭老道頓時慍怒,叫道:“你們鉆那里做什么!”
蕭初九回道:“那只陵鯉獸又出來了,我跟十一鉆進來抓它。”
蕭老道大叫:“誰讓你們抓的,也不打招呼,都給我出來!”
很快的,蕭初九先從孔洞里退了出來,踩在了太爺之前壘起的石塊上面,緊接著,蕭十一也退了出來,蕭初九抱著他,把他放到了坑底。
蕭老道這時又叫道:“誰讓你們進去抓的!”
蕭初九回道:“您不是說,陵鯉獸是世間罕見的奇珍異獸么,我和十一看見它以后,怕驚動它,就沒跟您打招呼,鉆進去抓它了。”
蕭老道聞言,似乎要發火,主要是倆徒弟同時消失,讓他這當師父的擔心了,太爺見狀,連忙說道:“蕭兄,看來這山里不止一只陵鯉獸,咱還是別再耽誤時間,掏了棺材里的物件兒,去找猴子和小青吧。”
蕭老道咽了兩口唾沫,似乎把火壓了下去,冷冷地問蕭初九和蕭十一,“你們倆看了沒有,這棺材里到底是什么?”
蕭初九和蕭十一相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覷地搖了搖頭,蕭老道大怒,“還不快看看!”
兩個人頓時像犯了錯的孩子似乎,怯生生湊到棺材近前,同時打眼往里面一看。
一眼下去,兩個人居然同時抬起頭,看向了蕭老道,太爺見狀,感覺倆人這時臉上的表情很詭異。
“怎么了?”蕭老道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兒,“說話呀,看到啥了!”
兄弟倆又相互看了一眼,隨即,蕭初九吞吞吐吐說道:“棺材里面有……有六個木雕,四個男人木雕,一個青牛木雕,還有一個猴子木雕……”
“什么?”
四男一牛一猴子……太爺和蕭老道這次相互看了一眼,太爺問道:“這木雕難不成刻的是咱們幾個?”
沒等蕭老道吭聲兒,蕭初九說道:“劉大俠,正是咱們幾個呢,上面還刻著名字,書生打扮的木雕,上面刻的正是你的名字,大個子刻的是我,小個子刻的是十一,還有我們師父的……”
“見了鬼了!”沒等蕭初九說完,蕭老道大叫一聲:“你們別動,我下去看看。”說著,蕭老道彎腰從地上撿起繩子,不過,還沒等下去,蕭老道看向拴繩子的石柱,愣住了,太爺感覺蕭老道神色不對,朝蕭老道看了一眼之后,扭頭朝石柱看去。
就見不知啥時候,捆在石柱上的繩子被割斷了,幸虧蕭老道撿繩子的時候看了一眼,要不然非落空摔進坑里不可。
蕭老道抬頭朝石柱頂端的豎洞看了一眼,沒再理會繩子,問蕭初九,“棺材里還有別的東西嗎?”
蕭初九回道:“沒有了,只有六個木雕。”
蕭老道捋了捋山羊胡,一臉若有所思,“把木雕拿上來,你們也上來吧。”
繩子沒敢再往石柱上拴,蕭老道和太爺在上面齊力拉住繩子,蕭初九和蕭十一順著繩子爬了上來。
“快把木雕拿出來給我看看。”
蕭十一快速從包袱里掏出木雕,一一擺在了地上,蕭老道從太爺手里要過火把,蹲在了木雕跟前,太爺也跟著蹲了下去。
就見這六個木雕,高低大小不等,最大的一尺來高,最小的半尺多一點,雖然面目雕刻的并不清晰,但從形態、衣著來看,正是他們幾個,而且還是按照身高比例刻的,個頭最大的是蕭初九,最小的是鬼猴子。并且,每個人身上都刻著名字,劉念道、蕭本宣等等,小青牛和鬼猴子身上刻的則是——山神、猴精。這肯定是他們幾個無疑了!
蕭老道拿起他自己的木雕看了看,看罷放下木雕,從地上站了起來,太爺見他臉色凝重,問了一句:“怎么了蕭兄,這些木雕不會是有人放進棺材里,和咱們開的玩笑吧?”
蕭老道緩緩搖了搖頭,說道:“這幾個木雕,不可能是被人剛剛放進去的,從木料顏色與腐朽程度來看,至少有五六十年了……”
“什么?”太爺一臉愕然,“蕭兄,你不會看錯了吧,五六十年前,你都還沒出生呢!”
蕭老道的臉色顯得非常難看,“我絕對不會看錯,過去我在墓里也見過這種情況,但那些刻的不是我。”說著,蕭老道停頓了一下,彎腰拿起刻著太爺名字木人,問太爺:“你知道這些木人是做什么用的嗎?”
太爺朝蕭老道手里的木人看看,沒吭聲兒,他不相信這木人已經有五六十年了,肯定是有人在搞惡作劇!
蕭老道接著說道:“這木雕是陪葬用的,叫做‘魂葬人偶’,有木頭的、也有土陶的和石雕的,過去一些藩王,不但用婢女陪葬,還有用身邊的幕僚和近臣陪葬的,他們尤其喜歡用武將,不過,若是把這些文臣武將都陪葬了,那他們后世子孫便無人扶持,國家也就完了,所以,他們便用魂葬人偶,雕刻成文臣武將的模樣,隨他們一起下葬,等那些文臣武將百年之后,魂魄便會附在這些人偶上面,繼續聽從他們的號令差遣。”
蕭老道說完,太爺將信將疑地眼神里冒出一絲火氣,問道:“依蕭兄這么說,咱們在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被人做成人偶陪葬嗎?”
武汉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