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熟練度大轉移 > 第284章獎勵
        “對,就是此人。”老者笑道:“天玄子在萬年前也算得上是罕見的人物,只是可惜最終還是未能成仙,不然的話,以他的積累,只怕成仙后他都能一舉踏上七階,甚至接近八階實力,放眼整個昆侖界,那也是最頂尖的強者,不會比老夫差多少。”

    中年人點頭道:“是挺可惜的,不過,今日我要說的,卻不是天玄子,而是他的傳人。”

    “嗯?這天玄子的傳人,難道還有什么特殊之處不成?”老者不以為意道。

    這位老者人稱“周老”,乃是昆侖臺中最強的一位仙人,同時也是年齡與資歷最老的存在,他的實力達到了八階,在整個昆侖界都是有數的強者,受到昆侖臺所有強者的尊敬。

    對于他這等存在而言,也就天玄子那等強者才值得他注意,至于說天玄子的傳人,那就差太遠了。

    葛同笑道:“當然有特殊之處,此人前幾個月才剛剛進入咱們昆侖臺,那時候他的實力也就時空塔第三層左右,可是他現在的實力,周老您猜達到了何等層次?”

    周老見他如此說,頓時來了一絲興趣,道:“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此人現在實力如何?”

    “時空塔第六層!”葛同神情一肅,沉聲道。

    “短短幾個月時間,就從時空塔第三層提升到第六層,這樣的實力的確很少見,堪稱萬年一遇了。不過……”周老疑惑道:“若只是如此的話,應該也不至于讓你如此鄭重的提起此事吧?”

    葛同點頭道:“對,當然不止于此。事實上,依照我的判斷,此人的真實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了時空塔第七層!”

    “這不可能!”周老聞言立即反駁道:“如果說此人在短短幾個月內,從時空塔第三層提升到第六層,這等天才人物雖然罕見,但是放眼整個昆侖界,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出現一兩個;但是像你所說的這種,根本不可能出現!”

    葛同笑了笑,道:“是嗎?周老您也覺得不可能?實際上,我當初剛剛得到這個消息時,同樣覺得不可能,可是當我親自去觀看他在生死戰臺上與戰斗的過程后,卻是讓我不得不相信,此人的實力的確已經達到了時空塔第七層。”

    周老依舊搖頭道:“就算此人現在的實力達到了第七層,那也不能代表此人的實力都是在最近幾個月內提升起來的,或許此人在進入昆侖臺之前的實力就很強了呢?”

    葛同微微點頭:“對,的確有這種可能。不過,這段時間我也曾派人去調查此人,可是不管從哪個渠道得到的消息,都表明此人在進入昆侖臺之前,實力也就時空塔第三層;進入昆侖臺后,第一次參悟昆侖山碑便突破了,實力提升到時空塔第四層。

    在此之后,此人的實力更是一路飛躍,前段時間此人更是接連將‘銳金之道’,‘空間瞬移之道’都領悟到法則本源認可的層次,在此期間,他僅僅參悟了五次昆侖山碑而已。”

    “僅僅參悟五次昆侖山碑,就把這兩種道都領悟到本源認可的層次?”周老聞言終于動容了。

    昆侖山碑固然玄妙,可以讓靈感境的強者快速提升法則感悟,可是這種提升的速度,也只是相對于平時來說,稱得上“飛快”,但真要算起來的話,哪怕是再怎么天才的人物,想要將一種新的道參悟到法則本源認可的層次,不參悟昆侖山碑十來次都很難做到。

    而像此人這樣,僅僅參悟昆侖山碑五次,就把兩種道都領悟到法則本源認可的層次,難道說此人領悟法則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不成?

    葛同苦笑一聲,道:“周老是不是也覺得很驚訝?其實還有比這更為令人驚訝的。”

    “還有什么,別藏著掖著了,趕緊說出來。”

    葛同從儲物指環中取出一面寶鏡,朝前方天空中一照,隨即一道光影投射出來,上面展示的,正是當初梁博在生死戰臺上與人比斗時的場景。

    畫面中,只見梁博手中紫色長刀隨意揮動,一道道凌厲的刀光,像是要將整個天空都斬成廢墟一般,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朝他的對手沖去。

    而在生死戰臺的對面,他的那位對手乃是一個頭頂長著一對尖角的異族強者,他一手持戰斧,一手拿著一只巨大的盾牌,正在竭盡全力的抵擋著刀光的沖擊。

    然而,這位異族強者的抵抗根本是徒勞的,僅僅片刻時間,他的抵抗就被徹底粉碎,一道凌厲的刀光劃過,異族強者直接被絞成碎片,在天空中揚起大片血霧。

    畫面播放完后,葛同微笑道:“周老,想必您也看出來了吧?”

    周老微微點頭,神情有些凝重道:“這等刀法……應該就是真仙級別的刀法吧?”

    “對!我和其他幾人商量過,也都認為這個小家伙施展出來的,正是真仙級的刀法,而且還達到了圓滿的層次!”

    眼前這兩位,都是仙人強者,眼光自然非尋常人可比,他們一眼就看出,梁博每一招每一式中所蘊含的天地之力其實并不算多,甚至都還比不上他的對手,可是他施展的刀法卻已經超越了仙級層次,達到了真仙級別,而且還修煉到了圓滿之境。

    正是依靠圓滿境界的真仙級刀法,這位天玄子的傳人,才能如此輕松的擊敗那個異族強者。

    周老皺眉道:“真仙級的傳承,在整個昆侖界都不多,也就幾家最頂尖的宗門才有,便是咱們昆侖臺也就一門真仙級的傳承。這位天玄子的傳人,居然也有真仙級的傳承,看來此人除了是天玄子的弟子外,應該還得到了其他的機緣。”

    葛同點頭道:“對,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此人在剛剛進入昆侖臺時,表現出來的刀法層次雖強,但也僅僅將仙級刀法修煉至圓滿層次;而現在此人不僅有了真仙級刀法,更是將其修煉到了圓滿層次,你說這等成就是不是令人感到驚訝?”

    隨即,他又揮動身前寶鏡,投影出另一幅影像,正是當初梁博剛進入昆侖臺沒多久,與橫山宗弟子蕭羽在生死戰臺上對決時的場景。

    周老觀看了片刻后,隨即便點頭道:“不錯,此人當初的刀法,的確是遠遠比不上現在的,如此看來,此人不僅在領悟法則方面快得驚人,而且在刀法修煉方面,同樣快得驚人啊!”

    一邊說著,周老也站起身來,在宮殿內來回踱步,心中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過了片刻后,周老開口道:“不管怎么說,咱們昆侖界能夠出現這等天才人物,這也是值得慶賀的喜事。對于這等天才,咱們昆侖臺也必須要有所表示。這樣吧,既然此人的真實實力已經達到了時空塔第七層,那么他也沒必要慢慢積累積分了,直接獎勵他一千積分,將他提升到時空塔第七層來吧!”

    時空塔里面所有強者的晉升,都是要按照規矩來的,一般人想要獲得積分,基本都要參加一場又一場的比斗,才能慢慢積累積分,提升自己的排名。

    不過,凡事都有特例,像眼前這位周老,作為昆侖臺里資格最老,也是實力最強的存在,自然有權利單獨賜予某個人一定的積分,將其排名提升到某種層次。

    更何況,梁博目前的積分雖然不夠,但是在周老等人眼里,他的實力卻是實實在在的時空塔第七層,周老賜予他積分,也不過是提前讓他登上第七層而已,并不算徇私舞弊。

    葛同聞言笑道:“我想若是那個小家伙聽到這個好消息,他肯定會對您老無比感激的。至于那位九玄仙人,恐怕就要為此感到郁悶了吧?”

    “哦,那位九玄仙人已經開始找這個小家伙的麻煩了?”周老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嗯,也是,那位九玄仙人與天玄子乃是死仇,當他得知天玄子不僅有了傳人,而且這位傳人還如此優秀時,此人若是還能保持淡定,那才是怪事。不過昆侖臺可不是他能夠插手的地方,若是此人膽敢來此,老夫說不得也要給他一個深刻教訓了!”

    葛同眉頭一揚,笑道:“周老放心,咱們昆侖臺在整個昆侖界向來恪守中立,雖說從來不插手各方勢力之間的爭斗,可是這么多年來,也還沒有哪家勢力敢向咱們昆侖臺挑釁呢!”

    或許在一開始,昆侖臺僅僅是各大勢力用來執掌昆侖山碑而共同組建的一家勢力,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家勢力也逐漸成長成為一方頂尖大勢力,在整個昆侖界都具有極大的影響力和威懾力。

    即便是這家勢力向來恪守中立原則,從少與其他勢力發生沖突,但也沒有哪家勢力敢于向昆侖臺發起挑戰。

    ……

    時空塔中,九層宙光塔內。

    梁博盤膝坐在蒲團上,閉目參悟刀法。

    “嗯?”忽然,他感應到外界虛空一陣波動,似乎有空間域門正在被打開。

    梁博頓時心中一動,“有人來了,難道是昆侖臺的強者?”

    這座宮殿早已經被他煉化,除了他本人外,其他人想要進來,必須得到他的首肯才行。

    可是眼下卻有人沒有經過他的允許,直接傳送進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肯定是昆侖臺的強者,而且還必定是頂尖存在,才有可能做到。

    梁博連忙將宙光塔收起來,爾后回到宮殿內,隨即便看到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中年男子正負手站在宮殿內。

    這中年男子見到梁博后,頓時笑道:“本座葛同,乃是昆侖臺如今的幾位仙人之一。”

    梁博心中一驚,眼前中年人居然是一位仙人?他連忙躬身道:“晚輩梁博,見過前輩。”

    “不必多禮。”葛同微微點頭,贊嘆道:“截天刀尊,你來到這時空塔僅僅幾個月時間,卻已經提升到了時空塔的第六層,而且若是本座沒有看錯的話,你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時空塔第七層了吧?”

    梁博遲疑了一下,隨即點頭道:“雖然沒有比過,但晚輩覺得,應該能闖入時空塔第七層。”

    葛同微笑道:“一般來說,從外界進入昆侖臺的靈感境強者,在初次參悟昆侖山碑后,實力或多或少都會有些進步。不過,像你這樣,直接提升到時空塔第七層的,卻是極為少見。而且,若是本座所知不差的話,你目前應該掌握了真仙級的刀法吧?”

    梁博猛然心中一驚。

    葛同連連擺手笑道:“你不必擔心,本座來此并無惡意。真仙級刀法固然珍貴,但還不至于讓本尊放棄自己的原則。更何況,像真仙級的傳承,通常都是有傳承限制的,就算本座逼迫你,恐怕你也沒法交出這門刀法吧?既然如此,本座又何必枉做小人呢?”

    梁博聞言這才稍稍松了口氣,的確,赤松子雖然給了他兩門刀法傳承的玉簡,不過這兩枚玉簡中都包含了天道誓言,只要梁博的意識探入玉簡中,讀取到了玉簡內的信息,他就自動立下了天道誓言,不得將玉簡中的內容擅自傳給他人,否則就要魂飛魄散而死。

    至于那兩枚玉簡,也在傳承結束后,自動銷毀了。

    所以,即便梁博想要將兩種刀法傳承交給他人,也根本沒法做到。

    葛同笑道:“本座此次前來,主要有兩件事。第一件事,對你來說是個好消息,就在剛才,我昆侖臺的幾個老家伙商量過后,認為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時空塔第七層,沒必要再慢慢積累積分。所以我們決定,直接賜予你一千點積分,讓你直接提升到時空塔的第七層。”

    “賜予我一千點積分?”梁博頓時又驚又喜。

    在沒有了生死戰臺這個快速獲得積分的途徑后,原本他還在為如何快速提升到時空塔第七層而感到頭痛,沒想到這個問題居然直接解決了,這對他來說,的確是個好消息。

    葛同停頓了一下,隨即道:“至于第二件事嘛,便是關于時空榜爭奪戰的。”
武汉快三开奖